当前位置:经济频道首页 > 产经 > 正文

谁差点“杀死了”ofo?(3)

2018-11-19 09:38:19    中国经济网  参与评论()人

记者从公开数据中了解到,ofo在2017年上半年完成了超过10亿美元的融资,开始大量投放新车。当年7月,摩拜宣布获得6亿美元融资后,ofo也紧随其后对外宣布获得了7亿美元E轮融资。

然而,让人惊讶的是,如此连续的高额融资,ofo竟然可以在两三个月内“烧光”。

在刘兴亮看来,资本进入后,共享单车领域就逐步缺失了原本应有的价值,演变成了资本博弈的游戏。

他强调,不断增多的自行车给单车租赁公司造成巨大的存量库存,当共享单车成为负资产时,行业甚至出现残局。就在2017年冬,悟空单车、酷骑单车、小蓝单车、小鸣单车等相继因资金链断裂,陷入倒闭。

在“先行者”ofo和“后进生”摩拜的双寡头格局竞争中,也都频频曝出资金吃紧状况。

回想当年的滴滴、快的、Uber,就是在资本喂养下,纷纷成为互联网领域的“巨婴”,进而爆发激烈车轮战。而今这些只有两三年商战经验的共享单车企业,并不知道,历史的悲剧开始在它们身上重演。

自今年3月起,戴威开始展开调整和变化。据刘新介绍,ofo首先将三四线城市的供应链团队划入“重裁区”,在节省成本寻求自救的同时,ofo还开始寻求新的盈利模式和变现途径。

据上述ofo前成员、接近戴威人士向经济观察报记者透露,面对ofo资金链问题,戴威于今年5月转投区块链项目,既在公司内成立了区块链实验室,还与新加坡区块链团队GSE Lab合推骑车挖矿,而快的打车创始人陈伟星也曾对外表示,戴威曾多次与其交流ofo如何开始区块链化。

此后ofo在6月里将运维人员从12000人缩减至9000人,总部整体员工比例降到50%,管理层发生剧变,戴威都未露面,当时是联合创始人于信对外发声,“这并非裁员,而是重新梳理团队”。

关键词:

相关报道:

     

    美国延期对华为临时许可,暴露一个重要真相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