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经济频道首页 > 产经 > 正文

探访中国自行车第一镇:被共享单车拖垮 多数工厂停工

2018-11-17 09:28:47  华夏时报    参与评论()人

探访自行车第一镇王庆坨: 被共享单车拖垮,多数工厂停工

空荡的王庆坨摩单自行车厂厂房,外面还挂着凤凰、安琪儿等车厂的广告刘诗萌/摄

华夏时报(www.chinatimes.net.cn)记者刘诗萌天津报道

深秋11月的一个雾霾天里,天津市区以西40多公里、隶属武清区的小镇王庆坨,与往日一样宁静。除了高速路上偶尔传来的重卡鸣笛声,路上几乎看不到行人,也少有拉货的车子从主路上经过。

这里曾是中国“自行车第一镇”,2015年全年自行车产量1300多万辆,占全国自行车总产量的10%以上。在2016年底共享单车风口到来之时,因承接了大量单车订单,王庆坨曾经辉煌一时,遍地是单车行业的淘金者,大小货车拉着自行车件在镇内穿梭。而今,在单车销售淡季叠加共享单车泡沫迅速破灭的双重打击下,生意愈发惨淡。

11月14日,《华夏时报》记者探访王庆坨时,发现镇上许多自行车厂家都已停工,即使还在开工的企业,也都不再承接共享单车生意,而是以开拓东南亚地区的外销新途径为突破点。

“做自行车最不赚钱”

“别采访我们,你上对面采访去,他们能赚钱,我们这儿老板都要寻死了。”指着马路对面的塑料包装厂,一家名为“摩单”自行车厂的看门人对《华夏时报》记者说。这已经是记者询问的第三家自行车厂,得到的都是统一的答案:工厂早就停工了,老板平时根本不来。

这家独占了两个路口,厂房面积约有1万平米的自行车厂,厂房外还挂着上海凤凰车件有限公司、上海安琪儿自行车销售有限公司的广告。不过,一眼看去,工厂里并没有工人来回穿梭,也没有机器开动的响声传来。“我们下午3点才开工,工人就十几个。”看门人指着传达室门口停着的几辆电动车说,“你数数吧,有几辆电动车,就有几个工人。”

他告诉记者,在这家中型自行车厂效益最好的时候,曾经有好几百个工人,一天最多外发2000多辆车。不过,随着自行车行业的衰落,现在好几天也凑不出2000辆车了。因为发不出工资来,工人们大多都跑光了。包括他自己,也有好几个月发不出工资了。

王庆坨镇政府不远处的聚友自行车厂的情况与之类似。接待记者的员工表示,他们工厂从前是做钢架的,质量不高,销售情况比较差,发不出工资来,工人就都跑了。记者路过的另外几家车厂,传达室已经废弃,只有一家几个工人还在后院的厂房里工作。而镇中心时代广场附近大多是规模较小的代理加工厂以及零售门店,也是同样门庭冷落。

据王庆坨地区最主要的大宗商品物流渠道之一、德邦物流股份有限公司天津武清区王庆坨镇金威创展园营业部经理陈阔粗略估算,除去“双十一”的物流较为集中外,今年以来整个镇通过德邦物流外发的自行车件少了两到三成。

“现在整个王庆坨,干什么都行,就是别做自行车,这一行最不挣钱。”上述受访者表示。

关键词:

相关报道:

     

    黄金饰品“缺斤短两” 重量真是洗没的?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