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经济频道首页 > 经济要闻 > 正文

富力绿城业绩预减: 房企转型扩张之痛(3)

2019-03-06 09:16:40    第一财经  参与评论()人

即便是大规模发债,仍不能挽救富力现金流状况。根据富力2018年中期报告,其2018年上半年经营性现金流为-83.8亿元,这不是富力突然间面对这样的难题,事实上,从2012年至2017年其经营性现金流一直为负,分别为-24.64亿元、-118.62亿元、-220.65亿元、-3.56亿元、-33.38亿元,- 72.87亿元,连续六年为负。

富力的这一波激进收购让其陷入债务漩涡之中,高举高打的发债与低迷的市场,双重力量吞噬着富力的利润。

而2018年对于绿城来说更是动荡的一年。从2018年8月张亚东从曹舟南接过绿城的指挥棒开始,绿城的人事变动就没有停止过。2018年9月,绿城杨柳郡集团董事长由张亚东接任,原董事长顾建明担任总经理;10月,绿城理想小镇集团董事长由张亚东接任,原董事长蒋玉奇担任副董事长,目前蒋玉奇已从绿城中国离职。2019年1月,张亚东再次对绿城的组织架构进行调整,将原本16家子公司整合缩减为11家。

在“去宋卫平”和追求规模化的道路上,中交不断修订老绿城的法则,从人事到公司组织架构的不断变动,使得绿城失去原有速度。2019年1月7日绿城中国发布公告显示,截至2018年年末,绿城总合同销售金额约1564亿元,同比上年的1463亿元增长约6.9%,业绩增速有所放缓,未完成2018年初制定的1600亿元销售目标,其克而瑞销售榜单排名也从11名下滑至17名。

与富力和绿城的情况都不尽相同,华业的“爆雷”与股权纷争或激进前行没有关系,而是盲目谋求转型的路上屡屡受挫。

2011年,现在的华业资本在当时还是华业地产,其开始涉足采矿业,然而进入这个行业多年仍未获得回报,根据2014年年报,其投资的8家矿业均处于亏损状态。然而转型的脚步并没有停止,2015年华业收购重庆捷尔医疗100%股权,当年华业地产即更名为华业资本,然而在2018年9月,华业101.89亿元应收账款宣布面临无法收回的风险,这一事件缘于华业资本董事孙涛、刘荣华与李仕林之间的暗箱操作,私刻假公章导致应收账款无法收回,这一事件也被媒体戏称为“萝卜章”事件。

综合来看,上述三家企业无论是什么样的具体原因导致业绩预减或预亏,均离不开大规模的股权交易或收购,而在这个过程中,资金链或管理方式所带来的问题,极有可能在弱势的市场环境下加速中小型房企的衰落。中原地产首席分析师张大伟认为,“2019年房地产市场将面临更大规模的企业分化。”而大鱼吃小鱼现象或也将在2019年有所增多。

相关报道:

     

    “假药”?“劣药”?药品违法行为将明确界定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