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华网

设为书签Ctrl+D将本页面保存为书签,全面了解最新资讯,方便快捷。
军事APP
当前位置:经济频道首页 > 经济要闻 > 正文

近代思想史是比喻思维与纯理性思维的斗争

近代思想史是比喻思维与纯理性思维的斗争
2019-07-05 17:44:27 第一财经

所谓的“诗人哲学家”或“哲学家诗人”,比如佩索阿,比如齐奥朗,比如施勒格尔兄弟,常常会忽视自己脚下的陷阱——可称之为“比喻的陷阱”。

他们在正确地反对理性主义者们通常要面对的“逻辑的陷阱”的时候,希望通过某种文学化的、“诗性”的思维来对抗、规避或至少中和逻辑那强大的机器一样的势能和惯性;然而他们也常常忘记,比喻也有自身的逻辑,它借重的那些的意象也会依循某种逻辑自我衍生,这种衍生在超出一定界限之后也会滑入似是而非的陷阱——神话研究者们,如卡西尔、列维-布留尔、列维-斯特劳斯,都在试图理解这样一种“前逻辑”的“神话逻辑”。

就广义而言,神话的、诗性的逻辑只是不同于纯理性逻辑的另一种逻辑,正如我们完全可以从某些极端厌恶逻辑、自称彻底追随感性召唤的人身上分析出他们的行为逻辑,并以此,准确度相当高地预测出他们接下去会做什么。

并且,我们不要忘了,当初纯理性逻辑之所以上位,根本来说是因为比喻思维和神话逻辑(尽管中世纪神学利用了大量古希腊哲学如亚里士多德的成分,但就整个基督教“天国王朝”的信仰基础、就《圣经》的基本逻辑来说,比喻思维的成分显然远远超出于理性思维)达到了自身的极限,已经深深陷入了自身“比喻的陷阱”之中而不能自拔,众多比喻意象及其反复注释已经发展出一个自我指涉、自我映照的复杂而混沌的大泥潭,任何的观点和行为都能从中找出相关的意象作为自身的依据。这时候,启蒙思想家不得不以矫枉过正的纯理性逻辑作为武器、作为某种撑杆,来帮助自己一跃而出那个可怕的泥潭。

整个近代思想史从最抽象的意义上来说,无非是比喻思维与纯理性思维的斗争,当然,具体化到每一个思想家(包括“诗人哲学家”)身上,总是两种成分并存并相互斗争与激发,端看哪种成分占据上风。在我与某些作家、艺术家朋友的交谈中,常常是我长篇大论地表述观点,然后他们用一个生活中的比喻来加以总结,这个总结如此精妙,以至于我会觉得我的长篇大论都是废话,简单地打个比方,不是又轻松又易懂吗?可同时我也隐隐地觉得,这些比喻再精妙,总是有一部分悄悄偏离了主旨,有时甚至是表面贴切而实际上违背了我真正想表达的东西,但是我又很难在比喻的层面上去进一步进行辩驳。

相关报道:

     

    黄金饰品“缺斤短两” 重量真是洗没的?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