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经济频道首页 > 科技前沿 > 正文

从腾讯到百度,字节跳动正在增加它的“敌人”

2019-04-28 09:33:08    36氪  参与评论()人

(原标题:焦点分析 | 从腾讯到百度,字节跳动正在增加它的“敌人”)

文丨苏建勋

编辑丨方婷

五个小时内,百度、字节跳动接连宣布向对方发起诉讼。

这场对峙由百度先行表态。4月26日上午11时,百度宣称今日头条(北京字节跳动科技有限公司)大量窃取百度“TOP1” 搜索产品结果,将以不正当竞争为由将其起诉到北京市海淀区人民法院,要求字节跳动立即停止侵权,赔偿相关经济损失9000万元,并连续30天在其APP及网站首页道歉。

在证实了诉讼确实存在之后,字节跳动旗下抖音旋即宣布,发现百度在搜索中窃取了海量抖音短视频,以不正当竞争为由将百度诉至法院,要求百度立即停止侵权,要求的赔偿金也是9000万,并且百度需要在首页连续道歉30天。

同样的赔偿金额,同样的道歉时限,双方的起诉声明火药味颇浓,百度称今日头条窃取搜索结果的行为是“不劳而获,违反商业道德”;抖音则称百度窃取短视频一事是“掩人耳目,恶性抢夺抖音流量”。

这并不是字节跳动首次与国内互联网巨头发生冲突。在此次头条、百度互诉之前,头条与腾讯的争端更是贯穿整个2018年。

2018年5月,张一鸣与马化腾在朋友互斥对方“抄袭、诽谤”;6月1日,腾讯发布声明,将“今日头条”、“抖音”运营者北京字节跳动科技有限公司、北京微播视界科技有限公司起诉至法院,理由是后者涉嫌不正当竞争行为。

如果说之前的争端还集中在短视频领域,在字节跳动以多闪对社交领域投石问路之后,两家大公司争端直接上升到更高的战略层面。2019年3月,腾讯宣布将在天津滨海法院推动一项诉讼禁令,主张多闪获取用户的微信/QQ头像昵称,是侵犯腾讯所拥有的用户数据,要求对方停止使用。

从腾讯到百度,字节跳动正在增加它的“敌人”

这项禁令目前已有了初步裁定结果。根据《财新》获得的一份《民事裁定书》显示:天津市滨海新区人民法院要求抖音停止向用户推荐好友时使用来源于微信/QQ的用户头像、昵称;立即停止将微信/QQ开放平台授权登录服务提供给多闪使用的行为;同时多闪此前通过抖音获得的来自微信/QQ平台的用户头像、昵称也被勒令停用。

双重战场

诉讼,更多是巨头维护各自领域的一种姿态,但法院并不是双方交锋的主要战场。

当中原因,首先在于互联网产品、用户数据等相关法律尚不完备。以头条、腾讯“多闪”之争为例,《财新》曾援引相关法律人士称:当中涉及纠纷不仅在于浅层的“授权登陆”等合同权利问题,更在于用户头像、昵称的个人数据归属问题,但这一问题国内目前尚未有明确的法律法规可循。

这种灰色地带的存在,让腾讯、百度、字节跳动等巨头在自身发展中均存有破绽。同样,这也解释了为何百度在宣布以“窃取搜索结果”起诉头条五个小时后,便能被头条以“窃取短视频”抓住把柄,让旗下抖音占据主导权。

法院之外的业务纠葛才是巨头之间的核心战场。

凭借今日头条、抖音、火山小视频等产品,字节跳动在信息流、短视频赛道持续领跑,又在腾讯强势领域——社交(飞聊、多闪)、游戏(音跃球球)的频频出手,都让腾讯不得不警惕。

“字节系”App与腾讯系App占领的用户时长呈此消彼长之势。根据第三方数据平台QuestMobile最新发布的《中国移动互联网2019春季大报告》,2018-2019年移动互联网巨头系App使用时长占比中,腾讯系App使用时长减少了3.7%,字节跳动系App则增长了3.1%。

从腾讯到百度,字节跳动正在增加它的“敌人”

在与腾讯的一系列交锋中,头条垂涎的是微信十亿月活的流量与社交关系链。

由于移动互联网红利消逝,社交产品获客成本渐长,即使背靠抖音,头条新推出的短视频社交App依然遭遇流量滑铁卢。QuestMobile数据显示,2019年春节期间,多闪的DAU最高峰值达到1096万,到2月中下旬便回落至500万左右。

在与百度的对峙中,今日头条的焦点则瞄准了商业化搜索。

此前?36氪曾独家报道,今日头条母公司字节跳动正逐步将业务触角深入百度腹地。一位接近字节跳动的人士告诉36氪,前360搜索产品负责人吴凯于2017年底已经加入字节跳动,担任搜索业务的负责人,但一直未对外宣布。

实际上,字节跳动已经在搜索业务上布局了将近两年。2017年,字节跳动已经开始尝试搜索业务,主要依托于今日头条App。如今,除了基本的站内搜索功能之外,在今日头条App上已经可以搜索到不少来自站外的内容。论功能,其与百度、360等搜索引擎已经没有什么差别。

根据statcounter发布的报告,2018年百度仍在国内搜索市场占据首位,份额达70.3%。

诉讼今日头条正是百度“守卫”搜索腹地的反击之举,同时,百度也在持续加码信息流、短视频移动端产品。

估值冲刺

750亿美元,这是如今外界默认的字节跳动估值。尽管官方从未出面确认,但从去年8月至今,已有包括《华尔街日报》、The Information等多家外媒对这一数据进行佐证。去年10月,36氪也从多个独立信源处获悉,字节跳动Pre-IPO融资已经完毕,投前估值正是750亿美元。

一旦字节跳动以该估值冲击IPO成功,它将超过滴滴(500亿美元)、京东(424亿美元),甚至超过百度(580亿美元),成为国内互联网又一超级独角兽。

从一夕成名、监管低谷,到迅速反弹,字节跳动正在向上市发起最后的估值冲刺,它需要用更大的流量、更高的营收,更好的故事去说服券商与投资者。

从腾讯到百度,字节跳动正在增加它的“敌人”

美国TikTok用户拍摄的视频。图片来源:新华网

除了流量最拿得出手的抖音和今日头条这两款独立App,字节跳动还在悄然布局企业服务领域。4月,字节跳动针对海外市场发布的企业办公套件产品Lark正式上线,目前以邀请制面向海外企业用户开放。此前,字节跳动还曾收购效率工具产品“幕布”、“朝夕日历”;并投资了石墨文档。

尽管多点布局,规划清晰,但字节跳动的估值冲刺之路依然危机重重。

国内,腾讯、百度自然无法对字节跳动的肆意扩张视若无睹,可以预料的是,三家巨头之间的战火势必在相当长的一段时间内不会停止。

关键词:

相关报道:

     

    黄金饰品“缺斤短两” 重量真是洗没的?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