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经济频道首页 > 产经 > 正文

“聪明药”服用者亲述:药劲来了是光彩 褪去是幻灭(2)

2019-04-19 10:01:35    中国经济网  参与评论()人

  药不解“馋”依赖上毒品

将王涛彻底推下悬崖的,是毒品,他甚至不愿再回忆过去。当被记者问到是如何从服用“聪明药”改为吸食毒品?他回忆了许久,仿佛想不起来,但又突然说:“我想起来了,那会儿‘聪明药’对我来说已经没有效果了。”

大约服用了2个月的利他林之后,他发现每天1颗完全没用。初服药时那种内心的快感再也找不回来,加上朋友经常缺药,所以吃得断断续续。

在王涛的记忆里,他曾经抱怨供药的朋友,甚至认为自己吃的是假药。直到有一天,朋友给他拿来了另一种药丸。已服药成瘾的王涛都来不及细问这个药的来历,就毫不犹豫地吞下了红色小药丸。熟悉的感觉回来了,不,药劲儿更大。吃完药后,他拨弄着手中的打火机,玩了两天两夜都不感到疲惫。

“后来朋友告诉我,这红色的小药丸并不是‘聪明药’,而是麻古。麻古、冰毒是毒品,但感觉和‘聪明药’很相似,都能让人长时间集中注意力,不会感到疲倦。正常人根本区分不出当中的区别。”

从2017年4月至7月,王涛完成了从服用“聪明药”到嗑麻古再到吸食冰毒的整个过程。在来北京高新医院戒毒之前,他每天吸食冰毒的量已经达到1克左右,黑市价格约为1000元。

  最难熬的是晚上

目前,王涛正在北京高新医院接受专业戒毒治疗。虽然已经度过三个月的强制隔离治疗期,但要去除心瘾,他需要更长的时间和更强的毅力。

但是,戒毒不仅仅是“治病”的事儿。谈及过去2年来的经历,他似乎有很多话想说,但却欲言又止。沉默许久之后,王涛说,他现在每天都会来医院做义工,这样的生活很充实。他害怕让自己闲下来,也不敢和过去的朋友联系。这是麻古和冰毒带给他的深深恐惧。在吸食冰毒之前,王涛感觉自己被一只无形的手往前推,直至走上“溜冰”的道路。在他看来,“聪明药”就是自己吸毒的“药引子”。

关键词:

相关报道:

     

    美国延期对华为临时许可,暴露一个重要真相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