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经济频道首页 > 消费 > 正文

聪明药地下产业链:药贩子网上卖 借道香港人肉带货(3)

2019-04-19 11:31:34  每日经济新闻    参与评论()人

●真假“学习交流群”

从进入千人QQ大群到被挪到小群,再到微信群,这一系列的过程差不多花了5天时间。而记者被“C”拉入的这个微信群,完全看不出来和“药”有任何关系。

3月14日,记者被拉进了一个叫“我要当学霸”的微信群,而这个群就是之前“C”向记者介绍的“学习交流互助”微信群。

记者潜伏数日后发现,该群定期修改群名。群内一共有83人,群公告里写的基本上是一些与“考研互助”“学霸”“复习资料”等有关的关键词。拉记者入群的“C”,此刻的微信名叫“刘瓦辛格”,是微信群的群主。每天早上7点左右,刘瓦辛格会发一个可供20个人抢的微信红包,金额在2~5元,提醒群里成员开始学习,晚上10点左右,他会再次发一个相似金额的红包提醒大家不要熬夜,早点休息。这种惯例操作被群内成员称作“打卡”。

尽管微信群被伪装成了学习交流群,群主每天还发红包提醒大家学习,但群里讨论的内容却和学习没有关系,而是各类聪明药的特点,以及如何抵抗耐药性,服药之后的感受等。

作为群主的刘瓦辛格,还会“悉心解答”群友提出的各种问题。

昵称为“弎食”的人在群里表示:“我吃利他林没什么感觉,但是阿莫倒是提神,就是之后脑袋疼。”刘瓦辛格答:“我上午吃的玛德琳,绝了,一心只想学习。”(编者注:“阿莫”指阿莫达非尼,与“玛德琳”都是“聪明药”的一种)

微信名为“香烟迷蒙的烟”在群里询问,“聪明药”每天都需要吃吗?刘瓦辛格回应:“一般比较容易的考试,都是提前几天开始吃。考研、公务员考试要每天吃,吃大半年。”

3月15日,记者加入药贩子运营的微信群刚刚过去一天,一场风波却在清晨袭来。早上8点左右,刘瓦辛格在群里发了一个国内某媒体刊登的“聪明药”的文章链接。“这个文章里面居然用了我们群里的聊天截图,群里有‘卧底’!”

随即,包括记者在内,大量成员被群主移出。当记者被移出时,群里成员已由83人下降至49人。刘瓦辛格对记者表示,想要进群必须下单,哪怕按粒来购买。“凡是没有下过单的成员,全部被我移出了,我们暂时也不再接新成员。”

3月16日,当记者答应愿意与其购买20粒瑞版利他林之后,刘瓦辛格重新将记者拉入到原来的微信群。此时,微信群又改名为“考研公考互助群”。

刘瓦辛格甚至还在群里分享了他与“卧底”之间的对话。他戏称:“大家来看,记者在给我做专访,文章里这句话就是我说的……”

3月18日,微信群再度引发骚动。刘瓦辛格公布的出货单显示:“所有版本利他林均暂停出货,恢复时间另行通知。接印度药物代购,包括伟哥、减肥药和抗癌药。”

随即,便有成员询问何时能够恢复出货?有些成员甚至还贴出了利他林其他的购买渠道和联系方式。

微信群是客户筛选群?新人中转站?还是记者网络购药之旅的终点呢?

经过数日的观察,记者在刘瓦辛格管理的微信群里发现,他经常会在有新人入群的时候,发出一张标注价格的“聪明药”供货单。标题还蹭了网络热点,取名为“我不是药神供货专区”,内文详细开列巴版、瑞版、美版利他林的销售价格及药效区别,此外还有阿莫达非尼、玛德琳的销售价格。

供货单的最后一行写着“让我们一起当学霸”,后面还附注一个正能量的表情。从供货单的价格来看,巴版利他林30粒的销售价格为390元,药效4~5小时;瑞版20粒460元,药效6个小时;美版利他林50粒1400元,药效7个小时。其中,美版利他林可10粒起售。

此外,供货单显示,阿莫达非尼50粒的价格为400元;玛德琳30粒的价格为350元。

对于不同版本利他林的特点,供货单明确指出,主要区别在于药效的强度,美版可最大幅度提升专注力。

除此以外,刘瓦辛格几乎每天上午都会在群里发布通告,介绍当天聪明药出货情况。例如:“瑞版、美版、玛德琳持续出货。美版最新优惠。”等。由此,购药者如果加入微信群,可以非常清晰地了解到每天“聪明药”的出货情况以及价格。至于购买方式和发货途径,也是出乎意料的快捷和方便。

刘瓦辛格对记者表示,微信群里的人绝大部分是其固定客源。通过微信转账、红包等方式均可付款。“默认是百世快递,加急可发顺丰,加价20元。”

当记者质疑通过微信付款存在支付风险,以及如何保证货源的真实性时,对方表示,自己走单量很大,根本不屑于骗几百元。他表示药物都是从境外发到香港,再进入内地。

●利他林囤货在西南小县城

为了不引起药贩子怀疑,彻底揭开网络售卖毒品的盖子,《每日经济新闻》记者通过微信转账的方式在刘瓦辛格处购买了20粒瑞版利他林,合计460元。对方承诺,一周左右能够送达。

刘瓦辛格的多条日常朋友圈定位显示山东东营,但利他林的发货地址却在数千公里以外的贵州。运单号上显示的邮寄地址是贵州省黔东南苗族侗族自治州锦屏县。

公开资料显示,锦屏县位于黔东南州东南边隅,是黔东南通往湖南、广东、广西的重要门户,也是中国南方典型集体林区县。该县东界湖南省靖州苗族侗族自治县,南邻黎平县,西毗剑河县,北抵天柱县。这样一个既不是边境城市,也不沿海的地方,为何会成为进口“聪明药”的发货地?

记者随后拨通了运单号上发货人的电话号码。对方称自己叫龙令渺,在与记者交谈过程中十分谨慎。当记者示意自己与刘瓦辛格购买利他林以后,对方才愿意进一步沟通。

龙令渺称,自己确实在贵州,但只负责发货。“我每天的发货量很多,记不清每位客户。你如果觉得货有问题,我可以给你另一个号码,你称对方龙先生。”

蹊跷的是,这位龙令渺的电话被60多人备注为出租车司机。记者随后又拨通了龙令渺给的另一个电话号码。电话号码的归属地是广东深圳。电话接通之后,对方一直没有说话,当记者称自己想购买瑞版利他林之后,对方才说:“利他(利他林),莫大(莫达非尼)有货。”

以下是《每日经济新闻》记者(以下简称NBD)和“龙先生”的对话内容:

NBD:我在刘瓦辛格处购买的瑞版利他林为何从贵州发货?

龙先生:我们在贵州有囤货。

NBD:那你也在贵州吗?

龙先生:什么意思?

NBD:我看你电话归属地显示是广东深圳。

龙先生:那是我以前的号码,我现在在贵州。

NBD:我拿到的药没有包装盒,怎么判断这就是瑞版利他林呢?

龙先生:我入关(进入海关)的时候把包装盒都拆了,降低成本。你放心,东西绝对是真的。

NBD:我以后可以直接和你买“聪明药”吗?

龙先生:可以。我这边也是代理,刘(刘瓦辛格)他们相当于都是我的代理人。

NBD:和你拿药会便宜一些吗?

龙先生:可以便宜。我这边利润空间大些,他们那边小一些。

NBD:比如20粒瑞版利他林,刘的报价是460,你这边多少?

龙先生:我这边380。

NBD:你们有多少层代理?是不是越往上价格越便宜?

龙先生:你从我这边拿就已经很有利润空间了,我一般都不接散户的。

由此可见,利他林尽管能够被消费者从网上轻松购买,但从筛选有效客户开始,整个灰色产业链就有着非常清晰的分工。对接客户的人不负责发货,发货的人不接触客户。筛选客户、货源、渠道、发货都分散在不同的省市地区。

拿到与刘瓦辛格购买的20粒瑞版利他林之后,记者与北京市高新医院取得联系,对药品进行药物成份鉴定。

4月1日,北京市高新医院毒检室出具的检测报告显示,通过气相色谱质谱法、液相色谱质谱法、核磁共振波谱法、原子吸收法、液相色谱法、气相色谱法、化学法等检测方法鉴定,检测结果显示,送检药片中检测到的主要成份为哌甲酯(利他林)。

关键词:

相关报道:

     

    共享单车降温 公共服务短板应尽快补上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