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经济频道首页 > 金融新闻页面 > 正文

中国人寿出资80亿入股中电核 响应纾困买买买

2018-12-18 09:29:06    时代周报  参与评论()人

12月10日,中国人寿集团投资中电投核电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中电核”)的公告在中国保险行业协会官网挂出,中国人寿出资80亿元,占增资后中电核的股权比例为26.76%。

事实上,中国人寿集团从2016年底开始参与债转股项目,目前落地的投资规模有580亿元,还有三家上市公司债转股项目尚在进行中。

中国人寿资产管理有限公司高级董事总经理刘凡近日在接受央视采访时透露,国寿还通过基础设施投资计划、信托计划、股权投资计划等多种方式,直接对实体经济的投资累计超过4500亿元。

从目前中国人寿集团参与的涉及四家上市公司债转股来看,其入股价格均低于股价三成左右。

这些债转股项目是如何选择的?国寿具有怎样的投资偏好?时代周报记者向国寿资管发去采访函,但截至发稿未获回复。

自今年10月银保监会表态要加大保险资金投资优质上市公司、化解股票质押风险以来,中国人寿已耗资6亿多元举牌通威股份(600438.SH)。此外,中国人寿20亿元增资中航资本(600705.SH)旗下的中航投资控股有限公司,持股16.47%。

再增一例债转股

根据公告,中国人寿以80亿元保险责任准备金增资国家电力投资集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国家电投”)旗下企业中电核,持股26.76%。据称,该笔投资完成后,中电核投资余额占中国人寿2018年第三季度末总资产的比例为0.26%,所属权益资产账面余额占比为18.69%。

对此,中国人寿在官网新闻稿中称,这是积极贯彻落实国务院和银保监会系列文件精神,支持实体经济发展的重要举措。增资款用于偿还债务,助力企业降负债去杠杆,为中电核绿色创新发展提供有力支持,提高企业核心竞争力,促进国家电投核电业务长远发展。

而就在不到一个月前,国家发改委等五部委刚下发《关于鼓励相关机构参与市场化债转股的通知》,其中险资被放在首要位置,“允许符合条件的保险集团(控股)公司、保险公司、保险资产管理机构设立专门实施机构从事市场化债转股,允许保险业实施机构设立私募股权投资基金开展市场化债转股”。

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金融研究所保险研究室副主任朱俊生告诉时代周报记者:“保险机构(尤其是寿险公司)的负债期限较长,与不良资产处置业务周期较长的特点较为匹配,具有较为独特的优势。”

事实上,险资参与债转股还有一份专门的指导文件。2017年5月,保监会发布《关于保险业支持实体经济发展的指导意见》,提出支持保险资金发起设立债转股实施机构。

截至目前,仅有五大国有银行设立了专门的债转股实施机构。国家发改委7月份定时定主题新闻发布会上透露,截至今年6月底,已签约项目中,银行及所属实施机构签约的项目占比超过80%。

根据公开资料统计,自2016年10月国务院发布《关于积极稳妥降低企业杠杆率的意见》及《关于市场化银行债权转股权的指导意见》以来,中国人寿集团投资落地的债转股项目有7单,涉及煤炭、军工、电力、有色、清洁能源等领域,均由国寿资管受托实施。

按照国寿所说的580亿元数目,大约由以下六项组成:首先是在2016年12月,中国人寿200亿元入股中国石化(600028.SH)孙公司中石化川气东送天然气管道有限公司,持股43.86%;2017年3月,中国人寿100亿元入股陕煤债转股基金项目;2017年8月,投资20亿元参与中国重工(601989.SH)债转股项目;2017年9月,向中国华能集团提供100亿元债转股资金;2017年12月,出资80亿元投资国家电投黄河能源基金债转股项目;最后是80亿元入股中电核。

除此之外,今年7月,延长石油集团与中国人寿合作的首单险资债转股项目落地,投资规模50亿元。

投资风险

除了以上中国人寿落地的债转股项目,还有三项上市公司债转股投资尚在进行中。

2017年9月,中国铝业(601600.SH)、中船集团旗下*ST船舶(600150.SH)和中船防务(600685.SH)因筹划重大事项停牌。随后,上述公司2018年初发布发行股份购买资产预案。截至目前,上述项目尚未全部完成。

但从购股价来看,中国人寿在这些项目上目前均浮亏。中国人寿以6元/股的定增价获得中国铝业6.72亿股,截至12月17日收盘,中国铝业股价跌至3.58元;以21.98元/股价格拟定增*ST船舶0.23亿股,12月17日收盘价跌至12.67元;以24.33元/股的价格拟定增中船防务0.21亿股,12月17日收盘价跌至9.95元。

而已投资的中国重工,中国人寿以5.78元/股认购3.48亿股,12月17日收盘价跌至4.23元。

对于目前投资浮亏的表现,华创证券非银首席分析师洪锦屏向时代周报记者表示:“权益投资与债相比肯定会承担本金更大幅波动的风险,而且债转股本身就是化解资质良好但短期无力偿还或者因债务压力导致经营面临很大风险的企业。这也就意味着给企业更多的时间化解风险,所以短期出现波动是可以理解的,但是中长期情况不好说,投资肯定是要有承受风险的能力。”

至于退出方式,有公开资料显示,上市企业采取锁定期满后可采取市场化方式退出股权。2017年8月,在保监会召开的新闻发布会上,国寿资管总裁助理于泳曾表示,增资完成后,中国重工有权选择向投资人定向发行股份收购其持有的子公司股权,社会资本实现市场化退出。这个项目也被发改委列为了本轮债转股首单市场化退出项目和示范性案例。

至于中国人寿参与的其他非上市债转股企业,转股价格、退出方式等信息披露未公开。

“拟实施债转股企业的主要诉求是增加权益资本、降低有息负债,进而降低企业的杠杆和利息负担,为转型发展奠定基础。”朱俊生向时代周报记者表示,“但债转股的企业通常都陷入困境,如果仅仅是注入资金,而没有有效转变企业既有的经营机制,将导致保险机构的股权投资面临较大的改制风险、定价风险和退出风险,这显然与保险资金风险偏好程度较低的属性相冲突。”

目前,除了中国人寿,仅太平洋保险旗下的太保寿险参与市场化债转股,即是与中国人寿一起参与的中国铝业的项目。

对此,洪锦屏向时代周报记者分析称:“市场化债转股前两年才刚刚开始出现,属于起步阶段,目前实施机构以银行系平台为主,大部分的保险公司投资端还偏谨慎。中国人寿集团作为央企考虑得会更多一些,可能是作为行业的标杆,去试点这些业务模式。”

安信证券分析师黄守宏撰文指出,虽然监管层鼓励保险资金参与市场化债转股项目,但参与形式、产品审批、比例限制、优惠措施并不明确,保险资金投资面临一定的不确定性。

非常规险资举牌

在参与市场化债转股之外,今年10月银保监会表态加大保险资金投资优质上市公司、化解股票质押风险后,中国人寿当即设立规模200亿元的“国寿资产–凤凰系列产品”。

一个月后,通威股份公告称,国寿资产发行并管理的“国寿资产–凤凰系列专项产品”账户通过大宗交易形式,11月30日增持7397.63万股,约占总股本1.91%,同时上述股份锁定6个月不转让。增持后,国寿资产所管理的账户合计持有通威股份1.94亿股,约占上市公司总股本的5%。

根据11月30日通威股份交易最低价8.27元计算,中国人寿增持至少耗资6.12亿元。

洪锦屏对时代周报记者表示:“中国人寿此次是通过响应股权质押而存在的资管产品投资通威股份,而且通威股份本身股东质押率非常高,所以跟险资的常规举牌还不一样。”

不久前,华夏人寿也举牌了凯撒旅游(000796.SZ)。洪锦屏表示,在偿二代和新会计准则IFRS9影响下,险资投资端的压力会倾向于举牌以平抑波动、实现中长期投资目标。

除此之外,中国人寿还在11月底以20.07亿元增资中航资本旗下的中航投资控股,持股16.47%。

对于引入战略投资者增资的目的,中航资本表示:“将增加中航投资的注册资本和营运资金,有利于解决下属子公司发展资金瓶颈问题。”

(文章来源:时代周报)

关键词:

相关报道:

     

    美国延期对华为临时许可,暴露一个重要真相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