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经济频道首页 > 产经 > 正文

步长入鲁记:斯坦福丑闻背后山东首富家族的财富故事

2019-05-10 15:31:06  中国经营网    参与评论()人

原标题:

步长入鲁记

本报记者李超菏泽报道

因为一则事涉美国斯坦福大学招生录取的丑闻,步长制药和它背后的赵步长家族,被置于公众舆论的聚光灯下。而出身于陕西的赵氏家族,其生意何以“由陕入鲁”,并最终在山东发迹,其实才是这个庞大家族财富故事的关键。

这要从步长制药的三大主营产品说起。记者了解到,这三大产品中的稳心颗粒其初始开端系收购而来,原有生产该产品的为山东地方国企,而另一主力产品丹红注射液同样有源自山东的说法。

赵步长家族至少应该是上一轮国有企业改革的受益者,其时当地官员甚至有“八抬大轿抬来赵步长”的说法。

2004年步长制药收购山东鲁鹰药业有限公司时,花费1000万元人民币,有信息显示该厂生产丹红注射液。而在11年后,丹红注射液将给步长制药带来超过40亿元人民币的单品年销售收入。年销售额近20亿元的稳心颗粒(累计过百亿元),亦是通过类似的收购路径而来。只不过,赵步长家族当年收购生产稳心颗粒的原菏泽制药厂,价格却始终是个谜团。针对相关事宜,记者多次致电或短信步长制药高管均未获回复。步长制药官网则称,赵步长研制成名牌产品“丹红注射液”“步长稳心颗粒”等著名心脑血管病药物。

经由这些收购,赵步长家族和步长制药在山东完成了崛起的过程,而其社会地位也迎来显著变化。从2008年开始,赵步长与其子赵超同时当选全国人大代表,赵步长在连任两届后不再担任全国人大代表,而赵超则连续三届至今仍任全国人大代表。所不同的则是,赵步长在山东当选,而赵超在陕西当选。

步长制药董事长赵涛为新加坡国籍。“这就是为什么赵涛作为步长制药的掌舵人而没有当选全国人大代表和政协委员的原因。”某省政协委员称。

除此之外,2018年步长制药两位管理人员赵菁和薛人珲同时当选山东省政协委员,同在医药卫生界。赵菁是赵步长的女儿。

这已经不仅仅是一个显赫的家族。

收购国企

“因看中一个药号——国家级中药‘稳心颗粒’,赵步长决定接盘濒临破产的原菏泽制药厂。”在相关材料的记载中,这似乎是赵步长家族“入鲁”的一个起点。

相关资料显示,原菏泽制药厂1994年投产的“稳心颗粒”在治疗心血管疾病方面效果显著,而陕西步长的著名产品“步长脑心通”及其系列药物,治疗脑血管疾病非常有效,但在治疗心血管疾病方面不甚理想。陕西步长也发现,“稳心颗粒”与“步长脑心通”是治疗心脑血管疾病的黄金搭档。于是,尽管陕西与山东有“千里之遥”,收购还是发生了。

2001年,陕西步长集团董事长赵步长只是看中了国内唯一的稳心中药药号——国家级中药“稳心颗粒”,因此接盘了原菏泽制药厂,组建山东步长恩奇制药有限公司(步长制药的前身),当年便实现利税4000万元。

另据大众网报道,步长制药经营不到一年,平均每月的销量超过前些年的全年的销售总量。

而在此之前的1997年下半年,原菏泽制药厂负债高达130%的国营企业停产了。当年为盘活资产,当地提出“只要能把企业搞活,不管菏泽的企业姓不姓菏。”

1997年10月经过严格的资产评估后,原菏泽制药厂以84万元卖给一家民营企业康得斯生物化工技术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康得斯”),并更名为山东恩奇制药有限公司。康得斯入主后先期注入资金600万元,不但半个月企业便起死回生,而且在接下来两年多的时间里康得斯解决了400多名员工的生活问题,据当地政府统计,截至1999年向地方政府缴纳税金227万元。

“手握‘稳心颗粒’的原菏泽制药厂只是在管理和销售上存在问题,康得斯介入使得药厂很快起死回生,足以说明‘稳心颗粒’是一颗金蛋,谁得到谁就是赢家。”一位不愿具名的知情人士坦言。

此后,因为康得斯母公司投资出现问题,资金链紧张,便引进山东鲁银投资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鲁银投资”),企业再次更名为山东鲁银恩奇制药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鲁银恩奇”),但因鲁银投资1998年度配股计划流产,鲁银恩奇缺乏扩大再生产的资金,加上在管理和销售上面错误决策,到2001年鲁银恩奇难以为继,再次破产拍卖,接下来陕西步长接手了鲁银恩奇(即原菏泽制药厂)。

然而对于这段历史,步长官网及步长制药招股说明书并未作出明确表述。因此对于当时陕西步长接盘原菏泽制药厂包括价格在内的具体收购事项成为一个谜。

尽管如此,2002年因将“稳心颗粒”推向市场等原因,步长制药营收大幅增加至超过10亿元。

《中国经营报》记者致电采访当时参与收购的知情人士遭婉拒。

记者还多次致电和短信步长制药董秘蒲晓平和副董事长赵菁了解该笔收购详情,也未能获得回复。

值得注意的是,步长收购“稳心颗粒”时正处于国有资本退出中小企业的大背景之下,彼时主政菏泽的主要领导提出的理念是:“只要你能够让我们的职工有活干、有饭吃,只要你能够帮助我们把企业搞活,我就把企业送给你。”

发迹山东

2011年在完成对原菏泽制药厂的收购后,时任菏泽市委主要领导听说因步长制药需要大规模土地难以如愿落地某城市而重新选择地方时,该领导要求牡丹区主要领导:“用八抬大轿把步长抬过来。”之后该领导又多次去陕西步长制药,据说因此而最终打动了赵步长。

该收购完成后,步长制药陆续兼并和新建企业,先后有步长集团四个关联的法人单位落户菏泽,开始了在山东的快速发展。

步长制药高管刘鲁湘曾公开表示,而后步长制药又收购山东省内一家生产丹红注射液的国营药厂。记者查询发现,该收购或为2004年步长制药的两个关联公司收购原济南军区空军下属的济南鲁鹰药业有限公司(后更名为山东丹红制药有限公司)的交易。

此外,另有两篇医学论文明确标注,丹红注射液为济南鲁鹰药业有限公司生产。

招股说明书显示,2004年4月步长制药通过两个关联系企业耗资1000万元收购了山东鲁鹰药业有限公司,2004年7月更名为济南步长制药有限公司,后更名为山东丹红制药有限公司;而收购以稳心颗粒为核心的原菏泽制药厂则显得比较神秘,在招股说明书中只字未提,而且公开信息中也未查到该笔收购的具体价格。

但从中不难看出,如今步长制药的三大主营产品中的丹红注射液和稳心颗粒或均源于山东。收购稳心颗粒后,步长制药先后在菏泽建立其稳心颗粒和丹红注射液两大产品符合国际标准的现代化生产基地,并不断改进。

针对丹红注射液的起源等问题,记者多次致电或短信给赵菁和蒲晓平,截至发稿二人均未回应。

公开资料显示,步长制药以脑心同治论为理论基础,研发、培育出了脑心通胶囊、稳心颗粒、丹红注射液三个独家专利品种,后来又研制出谷红注射液,与之前的三个专利产品对步长制药的业绩贡献较大。上述四项产品中,任一产品的生产、销售如出现较大变化,都有可能对公司经营业绩造成较大影响。

在营销领域,步长制药不惜花费重金加大广告攻势,并借鉴国际药企举办学术论坛等学术推广模式,在一定程度上促进了业绩增长。以2013年至2015年为例,步长制药三年学术推广费用累计达154.9亿元。三年间平均每月推广费用为4.3亿元。

2018年上述四项产品合计收入达91.43亿元,2017年该四项产品总收入为99.44亿元。而此前2013至2015年脑心通胶囊、稳心颗粒、丹红注射液三种产品销售总额分别为67.52亿元、78.63亿元、88.17亿元,三种产品合计收入占比70%以上。其中稳心颗粒2013年至2015年的销售额分别为13.63亿元、15.10亿元和17.94亿元,约占各年总营收的15%左右;而丹红注射液的销售额分别高达33.59亿元、38.31亿元、41.60亿元。

米内网(医药健康信息平台)数据显示,脑心通胶囊、丹红注射液、稳心颗粒三个独家专利品种2017年在心脑血管中成药市场份额的排名在前20位。而根据《心脑血管中成药市场研究报告(2016年度)》的数据显示,步长制药在心脑血管中成药领域2016年的市场占有率排名第一。

值得注意的是,步长制药官网宣称,赵步长研制成名牌产品“丹红注射液”“步长稳心颗粒”等著名心脑血管病药物。

如今菏泽已是步长制药股份有限公司总部所在地,步长制药极力主推菏泽步长医药产业园的持续投资扩建,打造200亿元产值规模医药园区。

2001年东进入鲁时,步长集团年产值7.98亿元,到现在年销售额过百亿元。赵菁曾言:“山东的投资环境非常好,步长腾飞于山东。”

四位“代表委员”

步长制药早已桂冠满身,赵步长家族的身家曾一度超越山东魏桥集团张士平家族成为山东首富;而在2016年11月18日步长制药首次发行6980万股上市交易,使得步长集团(赵氏家族)成为陕西首富,在上市交易的第一天即拥有财富548亿元。上市一周后,市值飙升至883.61亿元。

财报显示,2018年步长制药实现营业收入136.64亿元,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18.88亿元。

如今,步长制药早已实现年销售收入过百亿元,纳税连续多年蝉联山东省纳税企业百强,并成为菏泽第一家A股上市主板挂牌企业。

而伴随着步长制药的发展壮大,赵步长家族成员的财富不断增加,赵步长家族的社会地位也开始发生变化。其中标志之一,便是在慈善、捐赠以及相关公益领域,赵氏家族成员及其企业成为慈善领域的高光人物。初步统计,数年间赵步长家族累计捐款数亿元。得益于其投身公益事业,赵步长家族有4人先后进入工商联、中国光彩事业促进会理事等社会团体。这其中包括:

赵步长,中国光彩事业促进会第三届理事会理事(2005年至2010年);

赵涛,中国光彩事业促进会第四届理事会理事(2010年至2015年)、山东省光彩事业促进会副会长;

赵超,中国光彩事业促进会第五届理事会理事(2015年至今);

赵菁,中国光彩事业促进会第五届理事会理事(2015年至今)、山东省工商联副主席(2017年至今)。

几乎与之同步,赵步长家族成员也逐步开始当选全国人大代表和政协委员。

2008年开始赵步长连续两届当选全国人大代表(山东代表团);

2008年至今赵超(赵步长儿子)连续两届当选全国人大代表(陕西代表团);

父子二人同为第十一届、十二届全国人大代表。

此外,2018年步长制药两位管理人员赵菁(赵步长女儿)和薛人珲同时当选山东省政协委员,同在医疗卫生界。

“一家民营企业集团同时有两位政协委员或两位人大代表,尽管赵步长父子的代表资格分别属于由不同省份选举产生的。”一位不愿具名的政协人士直言,“但这也充分说明陕西和山东两地对步长制药的重视程度以及步长与政府关系的融洽。”

(责任编辑:任宪奎 CF001)
关键词:

相关报道:

     

    黄金饰品“缺斤短两” 重量真是洗没的?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