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经济频道首页 > 产经 > 正文

海银系调查:民间借贷纠纷缠身 地产项目问题重重

2019-05-09 14:22:51  证券时报    参与评论()人

海银系调查:民间借贷纠纷缠身 地产项目问题重重

周靖宇/制图 张鹤鸣/摄

庞大的海银系公司,通过核心成员操控,以众多类金融公司为纽带,一套操作行云流水。

韩氏父子及其旗下企业接连举牌两家上市公司,令其在资本市场上迅速扬名,但是家族成员两次陷入内幕交易之中,监管部门直指韩啸是内幕信息所涉收购事项的主要决策者。

证券时报记者张鹤鸣

“利用自然人发放贷款、攫取股权、再融资”,看似相互独立的操作,却存在千丝万缕的联系。庞大的海银系公司,通过核心成员操控,以众多类金融公司为纽带,一套操作行云流水。

一路走来,海银系韩宏伟及其旗下名目繁多的企业争议不断,而且家族成员两次陷入内幕交易之中。河南是其发家之地,但其曾广而告之在河南的投资,却是几处偏僻房产,而且问题重重。

民间借贷纠纷

一起民间借贷纠纷陷入“套路贷”悬疑,关键人物又牵出背后复杂公司群,众多看似独立的“民间借贷纠纷”却均与海银系公司及关键人物相连。依托自然人放贷,韩宏伟、韩啸父子控制的海银系官司缠身。

在天津海河古文化街码头旁边,天津市中心的繁华宝地,本该同样繁华的玉鼎商业楼却是一片萧条,内侧巷道曾经各式餐馆门头已破败,装饰墙裂缝随处可见。证券时报记者走进其中3号楼,内部更是满目疮痍,上下四层只剩混凝土框架,一楼地面泥土、垃圾、大堆钢结构横梁混杂。

金地康成原总经理李睿雅介绍,玉鼎商业3号楼之前已经完成大部分招商。在网上关于玉鼎商业楼4号楼司法拍卖页面,也出现特别提示,“评估时的房屋状况已发生改变,屋结构已拆改”。究其原因,是因民间借贷纠纷和股权纠纷所致。

目前,玉鼎商业楼产权在金地康成名下,物业管理则为广友物业,蔡光野为广友物业实控人、金地康成原大股东。2014年5月和2014年9月,蔡光野通过黄炎进行了两轮借款,借款金额分别为1.845亿元和1.77亿元。在2016年5至10月份,其又通过自然人王子借款2.35亿,主要是用来“平黄炎借款”。

因为这些借款,2017年初开始,王子、黄炎分别与蔡光野已进行了2年多的民间借贷纠纷诉讼。天眼查也显示,相关方多达十几次的开庭记录,法院文书网上也可见部分王子与蔡光野诉讼详细记录。

在与王子的案件文书中,蔡光野与广友物业称,涉案款项性质并非广友物业向王子的借款,其并无出借高额款项的资金能力,王子与黄炎等人均系放贷公司(银领金融)对外的名义出借款项。另外,广友物业还称自己并未获得实际资金利益,广友物业的账户均被王子等人控制,款项在收到当日已被转出至案外人黄炎账户。广友物业提供的佐证中包括银行流水、支付说明、银行转账凭证及交易明细。

蔡光野也向记者提供了几张微信聊天记录,其中有2014年9月蔡光野与微信名为“黄炎”的人聊到资金与利息转进转出问题,黄炎确认让其转款给王沛(韩宏伟妻子)账户,并表示“王滇她们是姐妹”。

另外,天眼查显示,蔡光野与黄炎之间纠纷也已经持续近两年,根据一份标注有“2019年2月22日上海法院电子诉讼档案材料证明用章”的庭审笔录,黄炎表示“其未曾指定或委托李爱清、王滇、王沛、蔡莉君、韩啸作为黄炎的收款人”,因此蔡光野方向上述几人打款并非是对黄炎的还款。

不过蔡光野称,在今年刚刚进行的审理中,因其提供相关证据,上述部分欠款被调整。

一份借款调整表显示,蔡光野对黄炎的欠款金额被调整,记者对比还款冲抵发现,之前未被黄炎承认的部分向王滇、王沛、韩啸等的打款日内有相同的资金往来数额,被调整为已向黄炎的还款。

除了天津的这起民间借贷纠纷牵涉到海银系相关公司银领金融外,记者还在法院文书网上查询到:黄炎与上海东方国贸投资管理有限公司(东方国贸)案件牵涉五牛基金,王滇与上海建安防腐绝热有限公司(建安公司)、张新国案件牵涉到王滇和豫商典当,镇江公路管理处与胡岸枞案件同样牵涉到王子、黄炎、王滇、银领金融等。

此外,还有不少类似其它民间借贷纠纷牵涉到海银系相关公司。在诉讼中,被告均明确指出相关自然人(王子、黄炎、胡岸枞等)并非真实借贷主体,而是其背后公司。

关键词:

相关报道:

     

    黄金饰品“缺斤短两” 重量真是洗没的?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