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经济频道首页 > 产经 > 正文

斯太尔资本迷局:上任不足一月董事长失联 实业陷困境

2018-08-22 09:14:06    21世纪经济报道  参与评论()人

  斯太尔资本迷局:上任不足一月董事长失联 实业陷困境PE忙套现

斯太尔资本迷局:上任不足一月董事长失联 实业陷困境

 

本报记者 朱艺艺 上海报道

导读

斯太尔运营业务和掌握上市公司实控权的是两拨人,PE等资本入主上市公司以后,更多倾向于追求短平快的效益,和实业资本的利益诉求不一样。

上任不足一个月,斯太尔(000760.SZ)的董事长就失联了。

8月20日收盘后,斯太尔发布一则提示性公告:近日,公司无法与董事长李晓振取得联系。截至目前,公司尚未能了解到李晓振失联的具体原因。

对此,21日下午,斯太尔证券部人士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董事长的失联“已经有一段时间了”,原因“不清楚”,“董事会将根据《公司章程》等相关规定,尽快推举董事代董事长职责。”

作为斯太尔前十大股东的天津硅谷天堂恒丰股权投资基金合伙企业(下称天津恒丰)相关方硅谷天堂人士则回应,“目前我们也没有了解到更多信息,还是要以斯太尔官方公布消息为准”。

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查询发现,作为上市公司控股股东英达钢构副总经理的李晓振,7月27日刚“临危受命”担任斯太尔董事长。

在其就职之前,这家公司已频传“黑天鹅”:购买的1.3亿元信托资金不翼而飞;2017年年报被会计师事务所出具“非标意见”;公司累计16个银行账户遭冻结;今年上半年预计亏损1.4亿元。

蹊跷的是,今年7月中旬,斯太尔的股价还拉升了8个涨停板,从最低的2.88元/股涨到7月26日的6.16元/股,涨幅高达114.29%。

但在李晓振7月27日出任董事长之后,股价则一路向下,8月21日,受董事长失联事件影响,斯太尔一字跌停,报收3.78元。

80后董事长失联

公开资料显示,李晓振出生于1981年,历任东营军泰化工厂业务部副经理、业务部经理,山东英达钢结构有限公司监事、副总经理,现任斯太尔动力股份有限公司董事。

截至目前,李晓振未持有公司股份。

7月27日,在斯太尔前任董事长高立用以个人身体为由辞职之后,李晓振上任新董事长,同时成为公司新的法定代表人,不过其上任不足一个月,却失联了。

在此之前,斯太尔曾轮番上演独立董事、总经理、副总经理、董秘、监事会主席、财务总监等董监高“离职潮”。

今年6月23日,商清申请辞去总经理职务,但仍在全资子公司任职,4月4日,姚炯申请辞去财务总监一职,冯永飞申请辞去证代一职。而2017年12月,楼新芳申请辞去副总经理一职,孙琛辞去公司董事及董事会秘书职务。

在人事频繁变动背后,斯太尔经营乱象也频繁出现。

7月6日,斯太尔公告披露,公司及其全资子公司江苏斯太尔、常州斯太尔因涉及与江苏中关村科技产业园控股集团的技术授权许可合同纠纷,部分银行账户被冻结,导致常州斯太尔向江南农村商业银行的借款产生5800万元逾期。

受到上述诉讼波及,斯太尔目前累计16个银行账户遭冻结,累计冻结资金1.88亿元,占公司及子公司账户余额的99.76%。公司称,“公司及子公司生产经营及管理活动已受到较大影响。”

屋漏偏逢连夜雨,经历2015年亏损1.93亿元,成为其上市以来亏损最为严重的一年之后;2017年,斯太尔再度亏损1.69亿元。

即将披露的2018年上半年业绩,情况似乎并不乐观。

斯太尔预计2018年上半年亏损约1.4亿元,而去年同期为盈利的1.19亿元,其指出,去年转让青海恒信融锂业科技有限公司51%股权,获得2.3亿元投资收益,加上发动机国产化项目进展未达预期,导致研发费用增加约4500万元;此外,存货计提减值准备约1500万元。

  PE入主的“一地鸡毛”?

也许,董事长的不辞而别,只是压倒斯太尔危机的又一根稻草。

作为PE入主上市公司的经典案例,博盈投资收购斯太尔一事曾充满光环,如今却落得“一地鸡毛”。

“斯太尔的情况有点像美丽生态(000010.SZ),运营业务和掌握上市公司实控权的是两拨人,PE等资本入主上市公司以后,更多倾向于追求短平快的效益,和实业资本的利益诉求还是不一样。”江苏一家上市公司财务总监分析称。

斯太尔更名前为“博盈投资股份有限公司”,1997年6月上市,主营业务为汽车配件制造及销售。

2008-2009年,因业绩持续亏损,博盈投资一度徘徊在退市边缘。侥幸保壳后,博盈投资开始酝酿重组。

2012年11月,博盈投资通过向英达钢构、珠海润霖(时名长沙泽瑞)、长沙泽洺、宁波贝鑫、宁波理瑞、天津恒丰等6家机构发行股份,定向募资15亿。其中,5亿用于收购江苏斯太尔(时名:武汉梧桐)100%股权,3亿用于Steyr Motors增资扩产项目等,此次交易后,斯太尔主营也由车轿变身国际柴油机设备商。

当时,股价只有3.78元/股的博盈投资,凭借这笔15亿元的定增,股价一路攀升,2015年股价冲到26.46元/股的高点。

上述重组中,2014-2016年,斯太尔的子公司江苏斯太尔给出了扣非净利润不低于2.3亿元、3.4亿元、6.1亿元,共11.8亿元的业绩承诺。若未完成目标,将由英达钢构每年根据江苏斯太尔的业绩进行补偿。

不过,由于柴油机项目国产化实施不顺利,英达钢构的一纸承诺打了水漂。

根据公告统计,江苏斯太尔在2014年-2016年合计实现净利润1.86亿元,相比合计承诺业绩11.8亿元,差额高达9.94亿元,业绩完成率仅为15.76%。

为了缴纳近10亿元补偿款,英达钢构先后将持有的斯太尔股份几近全数质押以融资,不过至今仍有2016年的4.87亿元业绩补偿款未支付。

高昂的股权质押比例,开始展露风险,2018年2月,英达钢构因股票质押到期而未偿还款项遭财通证券起诉。2018年7月,英达钢构又因股票质押交易的履约保障比例低于处置线再度被起诉。

然而,公司经营遇到危机之时,昔日参与定增的PE硅谷天堂、宁波理瑞,却早已开始减持事宜。

数据显示,2016年12月29日至2017年3月9日期间,硅谷天堂通过大宗交易系统累计减持1935万股,减持均价为10.32元/股,减持金额为2亿元。而当时其参与定增的斥资总额也是2亿元左右。

另一则8月9日的公告显示,斯太尔的另一位股东珠海润霖持股6079万股,占比7.88%,因未按照协议约定完成股票质押购回交易,存在被华融证券强制处置所质押股份的风险。

根据斯太尔今年一季报,截至3月末,长沙泽洺持股9.51%,珠海润霖持股7.88%,宁波贝鑫持股6.58%,宁波理瑞持股6.42%,天津恒丰持股4.49%。

目前,上述参与定增的多位股东正筹划股权转让事项,但尚不明朗。

根据公告,长沙泽洺、珠海润霖、宁波贝鑫、宁波理瑞等四大合伙企业在2017年先后与中科迪高投资(北京)有限公司、上海图赛新能源科技集团有限公司、中银九方商讨股权协议转让事宜,最终均未能成行。

对于斯太尔的公司状况, 21日,另一家PE机构人士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PE+上市公司的模式,太理想化,在实际运作中,双方沟通往往不会很顺畅”。

 

关键词:

相关报道:

     

    会成"老大哥"?俄媒:中国武器太先进俄可能要买

    18-11-14 15:52:28先进装备,中国,俄罗斯

    郎永淳晒近照变化大 网友却讨论他的头发……

    18-11-14 12:23:31郎永淳晒近照变化大

    86版《西游记》混得最惨的唐僧 年近60接商演卖唱,生活落魄

    18-11-14 12:21:1786版《西游记》混得最惨的唐僧

    杨幂爸爸豪宅庭院堪比公园 种满花草树木还养虫鱼

    18-11-14 12:18:30杨幂爸爸豪宅庭院堪比公园

    相关新闻

    实时热点

    • 排名
    • 关键词
    • 搜索指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