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经济频道首页 > 产经 > 正文

ofo调度员拉横幅抗议被裁员 公司称实为内部纠纷

2018-05-15 09:13:04    界面  参与评论()人

ofo调度员拉横幅抗议被裁员 公司称实为内部纠纷

抗议人员虽然为ofo工作,但从法律上来说并不是ofo员工。

林北辰 习曼琳

5月14日,界面新闻记者接到爆料称,数位ofo员工在上海市静安区劳动人事争议仲裁所门口举横幅抗议,横幅上写着ofo“恶意裁员,不给我们交社保”。

据界面新闻记者了解,6位ofo静安区、普陀区的巡检人员于14日上午在柳营路上的仲裁所门口拉起了横幅,但抗议未果,转而到浙江中路的ofo办公室楼下继续抗议。

ofo静安调度员何书洋在现场告诉界面新闻记者,ofo公司在今年4月份上线了一款名为“小黄探”的软件,帮助调度员寻找坏车。由于各个区域团队之间的内部竞争,静安区的负责人要求他们每人每天通过“小黄探”找到至少35辆坏车,并把坏车移动到特定的集中地点。

现场的抗议员工表示,“小黄探”无法精准测出所有的坏车,往往要用户报修至少5次,系统里才会显示这辆车坏了。这样造成的后果是在坏车较少的区域,调度员很难找到目标车辆。然而“小黄探”上线之后,对调度员来说各项考核却变得更严厉了。

由于各区的车辆状况不一致,静安区和普陀区的报修车较少,区内的调度员们连续数日没有完成指标,相关负责人便在工作群内对他们恶言相向,把多数员工移出了群聊并拉黑,向调度员回收检测机器,并声称“把你们开了”。

此外,何书洋表示,从2016年11月入职ofo开始,公司就没有给他和同期入职的调度员交过社保和公积金,至今未如当初承诺的一般“转正”,每个月的工资为3500元的底薪加上2000元的绩效提成,合计5500元。

2017年起,ofo将何书洋等调度员的人事移交到了第三方人力公司的名下。根据现场调度员向界面新闻记者出示的劳动合同,合同上的甲方显示为“北京万古恒信科技有限公司”,是ofo外包的第三方人力公司。也就是说,何书洋等调度员虽然为ofo工作,但在法律上并不能算是ofo的员工。

万古恒信在上海的分公司经理赵飞告诉界面新闻记者,在上海的共享单车领域,几乎所有的调度员和检修师傅都和何书洋一样,公司不为其缴纳社保与公积金。万古恒信除了给ofo提供第三方人力服务,摩拜、哈罗单车等也是他们的合作对象。

相关报道:

     

    一家人都是高颜值!林志玲中秋晒全家福其乐融融

    18-09-24 00:22:49!林志玲中秋晒全家福其乐融融

    佟丽娅晒花絮照全程被鸽子挡脸 与她搂腰合影的不是陈思诚

    18-09-24 00:21:14佟丽娅晒花絮照全程被鸽子挡脸

    中欧过境运输在俄不断增长 对华出口货运兴起

    18-09-23 16:52:13中欧过境运输,中俄关系,对华出口货运

    军委国际军事合作办召见美武官:召回海军沈金龙司令员

    18-09-23 15:50:45人民日报,朝鲜半岛,持久和平,行动起来

    一口气四集,十年最高收视率英剧来了

    18-09-23 00:38:15十年最高收视率英剧来了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