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华网

设为书签Ctrl+D将本页面保存为书签,全面了解最新资讯,方便快捷。
军事APP

揭秘日本的家人租赁:老婆也能租 时薪接近5000日元

揭秘日本的家人租赁:老婆也能租 时薪接近5000日元
2019-06-13 14:16:31 三联生活周刊

原标题:

在日本,爸妈都可以租回家了?

文/怡晟

周五的晚上,日本东京的大动脉山手线地铁载着满满的人,呼啸着进站又急匆匆地出站。品川车站的站台上,上班族们黑压压一片,2分钟的一班地铁,依然稀释不掉人潮。排队等候的人脸上除了疲惫还有漠然。

这是东京这个聚集了日本十分之一人口的繁忙都市里的又一个夜晚。

30岁的田中(化名)穿着跟周围人一样的黑西装,抱着一样的公文包,刷着手机,从站台缓缓往车里挪动。在他的手机上,这一天被标注成“生日”。

加班5个小时之后,他还是没有头绪该如何满足客户的要求,但今天依然是个大日子。

田中回到家时,听到了厨房里的母亲正在忙碌。

他站在玄关,非常仔细地听着自来水龙头、抽油烟机、砧板和菜刀的声音。半分钟后才仿佛是自言自语一般小声地说:“ただいま(我回来了)”。厨房没有反应,他又大喊了一声,并如愿听到了母亲一溜小跑出来,笑笑地说“お帰りに(你回来啦)!”

心满意足地喝完了用老家的白味噌熬的味噌汤后,田中痛痛快快地用关西话吐槽着自己的上司、同事和东京这座疏离的巨型城市,还不停地问母亲家里的菜园怎么样,发小们怎么样,谁结了婚,谁生了孩子。

母亲给出的答案让田中一会儿惊讶一会儿欣喜,碗都洗完了,话还没说完。

在日本租赁家人是一种什么体验?

《东京塔》剧照

送母亲到家门口时,他们不得不开始了今晚最奇怪的一段对话。

田中说,“今天真是辛苦您了,非常感谢”,不是“回去路上小心”。

母亲说,“哪儿的话,承蒙您关照”,不是“别送了快回吧”。用的还都是敬语。

白味噌是家乡产的,家乡话也是地道的,甚至连提到的发小都确有其人。

今晚只有两件事情是假的,一个是生日,一个是母亲。

田中在一个月前的今天,忙得忘记了自己30岁的生日。记起来的时候,他觉得还是要庆祝一下。真正的母亲在自己儿时再婚之后,田中就没再见过了。于是他想到了租一个母亲。

在日本租赁家人是一种什么体验?

30岁的节点上,田中想跟这个给了自己生命的“角色”,来完成一场“和解”。

“母亲”今天的演出费是2万日元(约合人民币1200元),家里的菜园和发小们的名字、近况是“母亲”根据田中给的信息提前做好了功课。相近的年龄、外貌,甚至穿衣风格,以及白味噌汤、会说方言都是田中在预约时就填写好的要求。

为田中提供服务的是日本最大的“家人租赁”公司“Family Romance”。只要支付相应的价格,你就可以租到爸爸妈妈爷爷奶奶和七大姑八大姨,轻轻松松跟全“家”团聚。公司目前有20名正式员工和近1200名“演员”,平均每个演员都在至少五个不同的家庭扮演着角色。社长石井裕一本人就曾是近百个家庭里的“丈夫”和“父亲”。而像田中这样的租赁预约,Family Romance公司每周都能接到数百个。

在日本租赁家人是一种什么体验?

要扮演临时家人,就要做到亲密又不逾矩,比如公司明令禁止员工与顾客之间除了握手之外的其他肢体接触。多数员工都是兼职在做这份工作,扮演临时家人的统一价格是4小时2万日元。在东京做兼职的时薪一般为1000日元左右,即使需要缴纳中介费用,时薪接近5000日元的“演戏”工作依然可以算是一个美差,也是吸引不少员工入行的直接原因。

2006年,石川就开始了出租“家人”的生意。让他萌生这一想法的是他的一位朋友。身为单亲妈妈的朋友向他诉苦说,幼儿园老师一再跟她说“您的情况我们很难办”。难办这个词在委婉的日语语境里,差不多可以理解成“看看你给我们惹了多少麻烦”。也因为没有父亲,刚刚上幼儿园的孩子受到了同学们的排挤,变得内向和暴躁。石川感觉很气愤,一个人独自抚养孩子的过程已经是孤军奋战,却还要应付这些莫名其妙的社会压力。朋友却表示自己忙到没有精力去生气计较,如果能租一个“爸爸”简单快捷地解决问题的话就太好了。这样“家人到场减少麻烦”的需求,成为了石川创业的起点。

在日本租赁家人是一种什么体验?

12年过去,石川公司的租赁内容已经细化到了近百种,扮演亲戚体面地参加婚礼撑场面,扮演同意自己结婚的父母,扮演聆听自己说话的妻子,扮演已经过世的亲人来与自己重聚,扮演自己从来不存在的哥哥。性别、年龄、长相、气质、口音,所有细节都可以在预约内容里。

在日本租赁家人是一种什么体验?

在日本租赁家人是一种什么体验?

石井表示,公司的这些服务经常面临着很多质疑和批评的声音,但不断增长的需求是真实存在的,尤其是在以东京为中心的首都圈等人口密集、生活压力大的地区。

伴随着少子老龄化和晚婚不婚潮,近些年来,像“蜡笔小新”或“樱桃小丸子”这样“一个屋檐下,住着全家人”的家庭形式在日本已经出现了明显的转向。

在日本租赁家人是一种什么体验?

《瑞普·凡·温克尔的新娘》剧照

上世纪90年代之后,日本传统的婚姻模式也在不断承受着考验,越来越多的女性在家庭之外承担起多样的社会角色,拒绝接受男主内女主外的分工,选择了晚婚或不婚。

而对部分男性来说,考虑到组建家庭所需的物质和时间的成本,单身生活的吸引力也在不断增强。

在日本租赁家人是一种什么体验?

《逃避可耻但有用》剧照

日本国立社会保障与人口问题研究所2018年发布的数据显示,日本目前的终身未婚率男性为23.4%,女性为14.1%,均处于历史最高点。日本的独居人口也在不断增加,独居率高达35%。在东京的20-50岁的人口中,更是接近半数都是一个人生活。

从三口之家到一口之家,家庭的形式跟随着时代发展与个人选择的先行一步,但人们对幸福的评价标准却依旧期待着“大团圆”的结局。或许同属东亚文化,日本对家族和血缘关系形成的纽带也有一种难以名状的固执。又或者,现阶段比起建立新的评价标准,人们还是愿意接受省事儿的做法。

日本人甚至连今后独居到“孤独死”的可能性都可以拿出来聊,却到底也还不能彻底坦然地孤独活着。毕竟,怎么死是“一锤子买卖”,但活着就意味着跟社会每个细枝末节发生关系并接受审视,甚至其中还包括,要与并不够完美的自己达成和解。

在日本租赁家人是一种什么体验?

FamilyRomance公司24小时热线上写着的广告语是“比真人更让您满意”。想想也是,孤独地活着已经够累了,能满意的事情就用最简单的方法满意吧。毕竟连感情这么奢侈的东西都可以租回家来的,某种意义上真的是性价比很高了。

(责任编辑:任宪奎 CF001)
关键词:

相关报道:

     

    美国延期对华为临时许可,暴露一个重要真相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