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经济频道首页 > 全球经济新闻 > 正文

全球瞩目!巴菲特股东会16条干货:持续看衰这类投资(3)

2019-05-05 11:02:19  中国经营报    参与评论()人

精简版来了!巴菲特股东大会回答了50多个问题

第1问:很多人问我关于股票回购的问题。我想问的问题关于第一季度财报问题,跟伯克希尔·哈撒韦股票回购有关,去年第三季度你们大概买了100亿用于回购伯克希尔·哈撒韦股票,几天时间内,当我们股票下跌情况下,那时候你又买了非常少量的股票,尽管现在你们手上有非常多的现金,大概1200亿,我的问题是你们为什么不回购更多股票。除非你们想真正做大笔收购,大概八百到九百亿收购要进行,到底是怎么回事儿。

巴菲特:我们是不是有一千亿甚至两千亿,都不会有太多差别。怎么回购股票策略上面不会有太大改变。我们以前有这样一个政策,就是按照帐面价值做回购,但现在这个已经不相关,过时了,现在真的是在觉得你真正应该回购股票时去做,而且这个股票的价格需要比当时帐面价值高。回购股票的数学其实很简单,很多公司都有自己回购计划,他们说我们只需要支出这么多。我们想买比如XYZ这些股票,我们想买一个公司,我们不管花多少我们都要做这一件事儿。我们买股票需要在我们觉得它应该是在一个保守,预估内在价值之下来买。内在价值不是一个特别点,可能是一个区间,大概对我来说这个区间可能是10%左右,查理也会觉得这个区间10%,有时候我们认知不一样,但接近,查理有时候会觉得这个比我想的要高一点。我们要确保当我们回购股票时,这些没有卖股票的人,会比回购前有更多利益。

巴菲特:今年第一季度你可以发现我们其实买了大概10亿的回购。这跟我要买多少没有太大关系,但是这十亿意味着什么?我们觉得回购是没问题,但我们不想过多回购。我们第一季度回购这些股票,至少让我们的股东受益,至少让我们这些留存股东受益,但我们觉得这样的不同差异并没有太大。有些时候也可以看到我们可以花更多的钱来回购股票。比如比它价值低25%到30%,但我们现在没有在任何季度要做这样一笔收购,因为前提必须要对股东有益处。我觉得我们在回购股票上会变得比以前要更激近一点。

第2问:所有美国铁路除BNSF之外都要进行维护,他们希望有更多利润。有些人会觉得他们这一种变化,对于客服和他们的营收都会有用,但是他们对于长期这个变化确实没有太多。而铁路也受到监管方,客户双方监管,你们作为管理方觉得对BNSF是不是应该用比较精密铁路策略还是你们有其他看法?

巴菲特:精密的Reel Roading计划。好象是被一个叫Harryson的人提出来的,他当时写一本书好象做铁路维护时死多少人,他谈到这一种铁路维护工作是有一定的危险性。当时北美有六条主要的铁路,做的比较成功。比尔盖茨应该是这个公司最大持有人,股票表现挺好。之后加拿大太平洋铁路,当他们又有一百多个人加入他们,他们又做一个相似项目跟CSS不太一样,这些所有公司都极大提高他们利润边际,但他们也遇到不同程度关于客服和落实这些政策方面困难,所以我们需要很谨慎观察。

巴菲特:我们也会继续进行细致观察,学到这些好的经验,我们也会持续进行搜索。看有没有更好的能够带来客户满意度的做法,让我们铁路运营更加有效率。现在我们越来越多的看到其他四条铁路运营商体现出来情况,我们希望也能够吸取他们教训做的更好。

芒格:我觉得在这一个铁路建造上一定要非常精密,没有人希望这一种建造是不精密的对吧。

第3问:我来自华盛顿,我们团队叫做铁路解决方案项目。只有3.5%的货运价值,是通过铁路运输带来的。伯克希尔·哈撒韦在BNSF的投资上非常成功,定位也非常好。也能够让很多货运由火车运输,减少卡车柴油排放,伯克希尔·哈撒韦也有很多的再生能源能力,你们也引以为豪,您觉得会不会考虑跟我们见面,看一下我们的提案,来更多用你们的资产,利用公司领域合作,来让你们的铁路电气化,把这一些运输的走廊开放给更多可再生能源,面向未来做这一件事情。

巴菲特:我们其实去调查了很多比如像液化天然气这一种使用可能。当然我们肯定想有更高能源效率使用。但我不知道这个货运价值,你提3.5%,我不知道这个数据是哪里来的。因为当你看我们交通运输的运行情况来看,比如每英里多少吨的单位衡量。铁路是美国运输的40%。BNSF每英里吨量的效率上比任何公司都要高。每十公里每吨运输我们占全美15%,如果我们再考虑这个公铁联运和车的话,在长途上其实非常有竞争力。从弹性上来讲,长途运输跟短途比较,我们的铁路是有优势的。

巴菲特:所以用柴油进行操作我们铁路,这样来讲是更有效率,比货车还要有效率。特别长途运输情况下来讲。所以你今天观察到铁路运输方面,其实是比任何地面上运输工具能够载货量更大,这是BNSF体现出来的情况。

第4问:这个问题是说今天在讲有三十个合作在这里,他们都是旧金山警察,现在也在做投资,他们每年讲到富国银行表现,所以我们觉得富国银行的人,应该进大牢,然后作更严重处分,但伯克希尔·哈撒韦公司我现在不了解,你为什么还那么静默,几年前发生所罗门情况为什么还那么安静并不做评判?

巴菲特:我注意到了。他们现在做一些伪造帐户,这些帐户上面其实都是假的,可能上亿资产,其实根本不在上面。所以这一种所谓激励政策是一个疯狂情况。问题也就出在这里,当然内部一些状况我不是很了解他们到底当初怎么做的,当你找到问题必须要开始进行解决,我想当初他们已经做了错误决定。

巴菲特:我们大概39万员工都会受到损失。有些人不遵守规则也没有办法鼓励他们的错误行为。所以必须要处分他们。富国银行里面股东,他们付了非常大代价。高盛也付了大概上几十亿情况,也许今天行为并不是某些人做的,或者今天股东有犯错,但还是付出了严重代价。所以今天我们学到的,就是不是由政府来拯救你们,当然钱已经收回来了,但是银行也付出惨痛代价,付了几十亿罚金等等。如果经营业绩企业没有道德行为或者领导人发生一些错误行为,要立刻采取行动当机立断。如果今天有匿名信,你现在马上要把它投交给团队,让他们进行调查。

巴菲特:我想所有的资产都要被检查,所有银行业也要这么做。政府能够保证您今天的存款,也许能够有上万亿存款。基本上是因为FDIC用它的规则,如果你们滥用职权或者这些规则,可能都要付出自己的代价。就像所罗门这一个主管做的,所以他也许进了四个月监牢,如果你现在违反法律一定要受到处分。

巴菲特:如果一个银行需要政府的支持,那么那个负责的CEO,他和他的配偶的净值的资产都应该被剥夺掉。至少5年内剥夺他所有的净值。政府应该没收他所有的或者百分之多少的资产。当然这些非常难。

第5问:我的问题是今天股票回购情况,在今天一些杂志上看到,时间马上要到了,公司里面会买大概上千亿回购的这样情况,大概会占有伯克希尔·哈撒韦市场上面一些资金的20%。现在讲一百亿资金,一百亿到底什么时候会发生或者怎么样来结算。

巴菲特:我们公司里其实钱非常多,有很多股票数字。大概70%到80%的所有股票。我们非常喜欢有折扣的回购这些股票,这是我们希望有的现象。如果在座股东回购您的股票,我觉得这些价值非常合理。但是我们要非常确保他们能够知道这样事实,怎么样评估这些股票价格。我们是合作伙伴关系,不能三个合作伙伴,冻结第三个人的股票,冻结他的资产,那我们需要让这三个人必须都要得到相同信息和事实,所以我们披露这些信息非常重要。

芒格:我有两笔投资,我很小很穷时,一次花一千美金。我只一次这样的投资,我后来买这一支股票很快涨30倍。但是涨5倍时我卖了,这是我一生当中最愚蠢决定,大家如果比我做的还好的话真应该感到自豪。

关键词:

相关报道:

     

    黄金饰品“缺斤短两” 重量真是洗没的?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