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华网

设为书签Ctrl+D将本页面保存为书签,全面了解最新资讯,方便快捷。
军事APP

记者观察:欧洲高福利制度亟须深层次改革(2)

记者观察:欧洲高福利制度亟须深层次改革(2)
2019-07-12 09:20:05 人民网-人民日报

由于生育率低和平均寿命延长,北欧国家65岁以上老龄人口占总人口比例近20%,已经步入“超老龄社会”阶段。面对日益增多的老龄人口,养老金出现巨大缺口,也给北欧国家财政的可持续性带来极大破坏。

欧洲政策研究中心研究员巴斯伦德认为,如何在提供高福利和鼓励更多人参与劳动间找到平衡,是福利国家需要解决的根本性问题。现阶段,北欧国家福利制度面临的最大挑战来自人口老龄化和移民问题。人口结构的变化导致北欧国家劳动力供给不足,这也是其经济增长缓慢的主要原因。

为缓解人口老龄化的压力,北欧国家纷纷延迟退休年龄。丹麦目前已经将退休年龄从2014年的60岁推迟至62岁,并计划在2019年至2022年进一步推迟至67岁,从而增加劳动力供给,扩大就业人口征税范围,减缓养老金支出增长,用以弥补养老金缺口。瑞典则采取了将退休年龄和养老金挂钩的弹性方式,鼓励老年人坚守工作岗位。

2015年欧洲难民危机给北欧福利国家模式带来了更大的难题。瑞典接纳了16.3万名难民,成为人均接纳难民人数最高的国家。由于受教育程度低、语言不通等原因,移民在瑞典的失业率超过15%,本国居民失业率仅不足5%。有评论认为,瑞典政府仅仅提供补贴及福利,却无法通过创造、提供就业岗位的方式帮助、规范难民。瑞典民众认为,自己缴纳的高额税负大量被用于与难民有关开支。民众长期积累的不满情绪,不仅给极端民粹主义的发展创造了空间,也让瑞典进一步削减福利等改革计划面临巨大阻力。

德国

通过改革逐步减轻高福利负担

本报驻德国记者冯雪珺

德国被认为是现代西方福利制度的发源地。然而,进入21世纪之后,高福利制度成了拖累德国经济发展的包袱。直至德国政府2003年推出“2010议程”,削减了过重的社会福利,德国经济和社会发展才重新走上正轨。

相关报道:

     

    美国延期对华为临时许可,暴露一个重要真相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