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经济频道首页 > 国内经济新闻 > 正文

货币政策下一步:降准空间收窄 不排除“降息”可能(2)

2019-03-12 11:25:37  21世纪经济报道    参与评论()人

降准有空间

今年政府工作报告提出,稳健的货币政策要松紧适度,与去年的表述相比少了“保持中性”。对此,易纲在记者会上表示,稳健货币政策的内涵没有变。

他提出了稳健货币政策的四个维度:逆周期调节、总量上要松紧适度、结构上进一步加强对小微企业和民营企业的支持、要兼顾内外平衡。“今年的松紧适度,就是要把广义货币(M2)和社会融资规模的增速大体上和名义GDP的增速保持一致。”

在存款准备金方面,易纲称,我们的存款准备金率在国际比较中是中等的,不算特别高也不算特别低。现在发达国家法定存款准备金率较低,但是超额存款准备金率较高。如美国两者合计有12%的水平,欧洲也是12%,日本有20%多。中国目前加权平均法定存款准备金率是11%,加上1%左右的超额准备金率,总准备金率也在12%左右。

“在中国目前的情况下,准备金率下调应该说还有一定的空间,但是这个空间比起前几年已经小多了。”易纲称。

温彬认为,今年降准的力度可能比年初的预期要低。整体的准备金率可能还有0.5个百分点的下调空间,当然也不排除进一步的结构性降准。比如对中小银行可能还会有1个百分点的定向降准。政府工作报告提出,对中小银行的定向降准资金全部用于支持民营和小微企业,从结构调整作用来看,定向降准的空间可能更大一些。

张旭认为,今年内多次降准是大概率事件,下一个降准窗口较有可能在4月出现。但是降准并不意味着大水漫灌,事实上降准的目的主要是向银行体系补充稳定且低成本的流动性。

“与全面降准相比,定向降准兼具调结构的作用。因此央行会更多地使用定向降准、TMLF这类结构性工具。总量工具不容易控制资金的流向,因此常常是薄弱环节还没得到金融支持,大型国企、融资平台等‘优势’部门就已经出现了过度加杠杆的倾向。TMLF这种具有激励相容机制的结构性工具有效地解决了上述问题,实现了流动性的精准滴灌,将金融资源直接输送至国民经济的薄弱环节,如小微企业。”张旭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

关键词:

相关报道:

     

    韦博英语多地校区停业 成人英语转型路艰难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