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经济频道首页 > 专栏评说 > 正文

美联储的再通胀焦虑症

2017-09-07 13:52:49  周宇    参与评论()人

本周四,一年一度的全球央行、学者与经济学家们的盛会又将在美国Wyoming州的Jackson Hole举行。美联储主席Yellen与欧央行行长Draghi均将出席并发表讲话。本次会议的主题是《培育全球经济的活力》(Fostering a Dynamic Global Economy)。

历年JacksonHole年会的主题都与当年热点十分契合。今年的主题选择无疑承认了一个令主流经济学家们无比尴尬却无法回避的现实:在全球金融危机十年后,尽管各国央行将利率维持在极低的水平,并辅以数万亿美元的资产购买,主要发达国家经济体依然在低增长、低通胀的环境中挣扎。

尽管今年全球经济同步复苏与企业盈利强劲显示各国央行们心心念念的再通胀终于到来了。然而,技术进步与贫富分化使得通胀持续低于美联储根据菲利普斯曲线预测的趋势,而低利率水平仍在继续推高各类资产价格。美联储近期的会议纪要显示出了多数委员内心的焦虑:如果提高利率,可能通胀将无法回到2%的长期预期水平,甚至会引发经济衰退导致将来再度面临零利率的刺激困境。如果维持低利率,金融资产价格的进一步膨胀恐将再度引发金融系统乃至社会的不稳定。

在焦虑的背后,是联储认知的失调。在心理学中,认知失调(CognitiveDissonance)指的是当一个人的信念与现实发生冲突时所造成的极度焦虑。认知失调使得联储委员们倾向于寻找支持自身信仰的论据以获得安慰–比如归咎于临时性因素对通胀的扰动,比如归咎于政府政策的不确定性,或者归咎于自然利率水平的下滑。

在去年此时,笔者在个人公众号上写过一篇《ReflationHysteria》,指出央行多年以来的货币理论框架存在严重问题。货币政策非但愈发无力推动经济增长,反倒降低了经济的长期潜力并加剧了社会矛盾。通胀究竟如何定义?应对实物商品价格的低通胀,通过降息拉动资产价格是否对症下药?宽松的货币政策究竟是促进劳动生产率的恢复,还是反而进一步阻碍未来劳动生产率的提高?如果边际消费倾向随着贫富差距的扩大而持续下降,央行是否有必要提供进一步刺激来提振总需求?这些问题,在主流经济学家的认知失调下被选择性的忽视或遗忘。

因此如何培育全球经济的活力?先从早日移除宽松货币政策做起,让市场之手重新支配资金价格;让资源流向最有效率的配置方向;让僵尸企业不再苟延残喘;让利益集团不再坐享资产升值;让真正创造财富者得到奖赏,而不是惩罚。

1234...全文 5 下一页
分享到:

用微信扫描二维码
分享至好友和朋友圈

 

新闻 军事 论坛 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