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当前位置:经济频道首页 > 经济要闻 > 正文

那个写出爆款女性主义著作的女权先驱去世了

2017-09-16 12:20:06    第一财经  参与评论()人

“出名需趁早”,张爱玲这句话,不知凯特·米利特听到了会是个什么心情。作为女权主义活动家,凯特会觉得这话很女权,鼓励女性独立,早早摆脱男人束缚,但是出名后的体会,凯特这辈子都不想再经历第二遍了。

让她出名的书——《性政治》,写时的动机一半是为赚点生计钱,却因机缘巧合而成了爆款:1970年,美国学潮的余波未消,而六十年代的反越战和民权运动暂告段落,于是,意犹未尽的年轻人把多余的能量撒向了下一个充满不平等的社会区域——性别。

凯特·米利特是明尼苏达圣保罗市人,爱尔兰天主教徒的血统,她那恪守妇道的母亲万万想不到,自己的小女儿会走上一条激烈的叛逆之路。1954年大学毕业后,凯特拿着英语文学学士的学位,用了十年的时间去做一个雕塑家,随后,她在日本认识了同行吉村二三夫,二人很快成婚。之后就是1968年了,凯特卷入了学潮,其中,对男女平权的迫切呼声,与她头脑里父亲酗酒后殴打家人、母亲充任父亲意志的执行者等种种记忆都对上了号。问题很清楚,而答案,也在显现。

凯特成了个波希米亚青年。她进入哥伦比亚大学深造,同时自称“(曼哈顿)下城雕塑家”。当时,在女子学府巴纳德学院教书是她的收入来源,可是1969年初,身为博士候选人的她,参与创建了纽约的女权主义团体Redstockings,惹恼了巴纳德学院。她被解职了,35岁,正是需要事业和钱的时候,而一个女权主义者靠丈夫接济也说不过去。凯特做出了决定:写本书。

美国作家、教师、艺术家,激进主义女性主义者凯特·米利特

《性政治》,30多万字厚厚一本,是根据上一年在康奈尔大学发表的一份演讲一点点扩充而成的。她用性压迫、性革命和反革命的角度去审视西方文学,越写越慷慨激昂。书出版后,她用最先进账的800美元买了两张波斯地毯和一辆旧车。又过了不久,第二笔版税3万美元到手,凯特后来说,“我可耻地、毫无意义地有钱了”。

一种从童年而来的生命的压抑感,始终挥之不去。大红大紫也是麻烦的开始。和每个第一次出书的作者一样,凯特很紧张,既希望多些人关注,又怕人多嘴杂,批评谩骂让她招架不住。她尤其担心来自自己阵营的攻击,因为女权主义是一个极容易内讧的运动,两个女权人士之间争吵起来,或许要比一个女权人士和一个死硬派的大男子主义者的交锋更激烈。

1234...全文 5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