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当前位置:经济频道首页 > 正文

美国不应退出《巴黎协定》

2017-03-26 21:21:02    第一财经  参与评论()人

近期,美国政府正在犹豫是否要退出2015年达成的《巴黎协定》(下称“协定”)。然而,考虑到退出协定对美国的全球利益带来的巨大影响,做出这一决定并不困难,甚至从气候怀疑论者的角度来看,问题的答案都显而易见。美国国务卿雷克斯·蒂勒森在参议院听证会上提到,美国应该在全球气候变化治理中保留一席之地——这显然也是正确的建议。

首先,美国在谈判过程中谨慎地协商了协定的结构,每个国家自主决定气候行动计划,并不会被迫采取给自己带来不便的措施。协定制定的初衷在于鼓励更具雄心的方案,否则协定将不具任何意义,但协定不会干扰每个国家制订自己的计划。这种方式值得倡导:在获得国内支持的同时,也确保每个国家都参与进来,包括中国、印度等新兴经济体。这两点同等重要。

其次,目前美国国内对协定以及实际行动的支持深入而且广泛,这与20年前制定《京都议定书》时的情况完全不同。例如,参议院对外关系委员会主席、共和党人鲍伯·寇尔克曾表示,考虑到协定的非强制性,美国不应轻易退出。另外,杜邦、联合技术公司、埃克森美孚、通用磨坊、惠普、耐克、西门子、太平洋电气公司、宝洁、联合利华等众多颇具影响力的企业,都已明确对协定和气候行动表示支持。花旗银行、高盛、贝莱德、壳牌石油等机构已经针对气候变化展开研究,包括如何采用必要的、可负担的手段实现设定的气候目标。

此外,即便对于日渐缩小的气候怀疑论群体而言,退出协定也不符逻辑。目前被广泛接受的结论是,正在变化的全球气候会带来威胁。怀疑论者断言这些结论有可能是错的。但即使是以这种无视科学与事实的观点来看,这些关于气候变化及其威胁的结论也有可能是正确的。如果这些被广泛认可的结论是对的,而我们却选择忽视它们,也不愿出台保障性的政策,那么接下来将发生什么?社会福祉、经济及国家安全都面临风险,而忽视如此巨大的风险是史无前例的。美国国防部也曾强调应对气候威胁的紧迫性:“气候变化造成的压力会形成 ‘威胁扩增器’(threat multipliers),加剧全球的贫困、环境恶化、政治不稳定和社会紧张局势,进而鼓动恐怖主义活动和其他形式的暴力。”

最后,退出协定将会是置美国国际地位于不顾的鲁莽行为。如果美国政府决定退出,其他国家将感到被美国背叛,并以愤怒和失望来回应。绝大多数国家将气候变化看作事关生存的真实威胁。达成协定的190多个国家有着各自的远景和诉求,但各国都认识到达成协定需要全体共识和前所未有的努力。1994年,联合国气候变化框架公约(UNFCCC)在里约热内卢生效。23年后,终于建立了一个允许全球国家灵活制订行动计划的机制以缓解气候威胁。美国退出并不仅仅是一个国家的决策,其他国家会将其视作削弱全球气候行动的极不负责的行为。美国是全球最大的经济体、第二大年度温室气体排放国和最大的历史累积排放国。美国如果退出,全球气候治理的成效将大打折扣。

特朗普政府意图调整美国的外交政策,例如敦促北约盟国承担更多的份额、重新审议美国的外贸协议等。退出协定将会被认为是远超这一意图的举动。对于其他国家而言,这相当于一个令人费解的决裂声明。

蒂勒森、国防部部长马蒂斯、国家安全顾问麦克马斯特中将以及其他国家安全团队的成员需要在内部讨论时极力强调这一问题。在气候变化面前,我们所有人的利益都悬于一线。

(作者系前美国气候变化特使,本文由第一财经研究院研究员于洋翻译)

分享到:

用微信扫描二维码
分享至好友和朋友圈

 

新闻 军事 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