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当前位置:经济频道首页 > 正文

步入“青春期”的支付宝(1)

2017-02-28 14:01:26    第一财经  参与评论()人

2016年秋天对14岁的支付宝而言可谓多事之秋,一连串的内部变革与外部压力一股脑儿涌来。此后经过3个多月的调整,当支付宝春节红包业务负责人陈冠华在除夕夜把恶搞自己下跪的照片发到网上时(寓意因欠用户“敬业福”而负荆请罪一年,终于可以站起来了),这位“85后”程序员如释重负,连同整个支付宝的心态才放松下来。

开年后,支付宝没有公布春节红包的数据,理由是“不再搞红包大战,自然也就不必比来比去”。据一位支付宝班委透露,今年的数据其实超过内部预期,由于用户扫福字参与度高,实际发出去的红包金额不止年前对外承诺的2亿元,“后来临时加了点钱”。

倒退数月,支付宝却还未理清头绪。这个秋天,“老阿里人”彭蕾把CEO的职权交给了职业经理人井贤栋,自己只保留了一个更“务虚”的董事长头衔;没过多久,“圈子事件”让此前一心要做社交的支付宝陷入了被动的舆论旋涡。围绕此事前后,支付宝客户端的颠覆性改版、与微信线下商业竞赛的白热化,不再做社交的战略转向,班委制取代总裁负责制的改革等,都左右着支付宝的未来方向。

近日在回答第一财经记者关于“如何看待支付宝2016年下半年的复杂局面”时,上述支付宝班委说,凑巧这些事情发生在同一个时期,这是好事,就像一个少年步入青春期时停下来思考,让支付宝明白自己的核心价值在哪里。

这个思考的过程是以会议形式展开的。代表务实与效率的互联网公司通常在内部会议上喜欢开门见山谈业务、找问题,但年初在支付宝班委制改革后的第一个会上,几乎一句业务也没聊,花了很长时间在“支付宝该服务谁”、“要什么和不要什么”这些问题上寻找共识。会后一名班委说,找到了支付宝团队只有几百人时的那种感觉。

尾大不掉是庞大组织都可能面临的问题。从2003年单纯作为担保交易角色诞生至今,支付宝的业务外延已经拓展到整个互联网金融范畴。在蚂蚁金服上一轮融资时的600亿美元估值中,支付宝占主要份额。面对一个愈发庞大的架构,喜欢搞轮岗制的阿里文化决定不再由一人拍板做决策,引入班委制,以集体决策取代总裁负责制。班长井贤栋之下,由支付宝创始成员倪行军担任副班长,带领其他四、五名分管不同业务的班委。

面对集体决策制可能带来的效率低下,支付宝团队放弃了少数服从多数的投票方式,尽量以原则性的共识来促成最终决策。春节前临时做出增加红包补贴额度的决策,只花了一个下午的时间,班委讨论达成一致意见后,班长点头通过。但与战略层面的大决策相比,班委制的效率还未迎来真正考验。

由于支付宝社交战略转向与引入班委制几乎发生在同一时间,外界误以为是班委成员做出了这一决定。事实上,决定放弃高频社交比组建班委更早。就像微信在营销与商业化上一有风吹草动就会引发外界讨论与争议,支付宝连续几次在高频社交上的尝试也带来了一些反对声。对于一个以金融支付与财富管理为主的应用,聊天式的社交对平台的安全认知并没有什么正面作用。退一步说,也不大可能在这类平台上建立起高频社交关系。

但用户关系链对支付宝又至关重要。比如通过支付宝转账时给对方附上一句提醒消息,如果没有这层关系链,用户可能转而在微信里去提醒对方查收。之前微信把红包与转账功能下放到好友对话框中,也是基于这层关系链的价值去考虑产品的出发点。现在支付宝对社交的重新定位是,为金融交易和场景服务,而非独立于这些场景之外的聊天。

 

实时热点

  • 排名
  • 关键词
  • 搜索指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