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当前位置:经济频道首页 > 滚动 > 正文

肖锋:知识焦虑背后是阶层焦虑

2017-06-26 12:01:13    功夫财经  参与评论()人

■文 | 肖锋 ☞ 《中国新闻周刊》总主笔,功夫财经X嘉宾

阶层下滑的门是打开的,阶层逆袭的门也是打开的。

当今阶层固化了吗?寒门难再出贵子吗?我们不能因为抱怨而失去行动的能力。

老潘(潘石屹)的逆袭故事最能代表近四十年中国的社会流动:一个甘肃天水的农家子弟,考入京城,南下创业,娶海归妻,终成国际富豪。难怪老潘为楼盘路演时,受到众土豪追捧。那就是人生榜样啊!由穷变富,由富及贵。人家老潘一辈子至少实现了三次阶层晋级。西方人不是说吗,“三代造就一个贵族”。在中国,一代之中就完成了。西方三百年,中国三十年。

改革之初,一只大手一挥:“富起来!”于是万马奔腾,开启了四十年伟大的阶层晋级运动。我称之为“同一条起跑线优势”:大家都一穷二白,都有机会,只是看谁跑得快。

高考恢复40年,改变了多少人的命运?而现在,就像历代一样阶层开始走向定型化,或如你所说,叫“阶层固化”。

经济快速发展,必然相伴剧烈的社会流动,因为不断有“阶层鲶鱼”冒起来,激发社会活力。社会流动不是指不同地域之间的横向流动,而是指人们在职业、财富、声望等方面的纵向流动。户籍制度、教育资源集中、分配不公等,阻碍了社会流动,并因经济下行而加剧。但理性看,上帝关上一扇门,就会打开一扇窗,现代阶层晋级的路径更多了,比如全球化、城镇化、文化资本、互联网、市场选择等。

当下阶层真的难以晋级了吗?寒门难再出贵子吗?阶层固化与阶层流动本来就是历史的两个常态。从历史看,经历更替动荡,常态的社会就是固化的、定型的,但仍不乏逆袭的奋斗故事。从全球范围看,如今,社会流动的频次和维度是加强了。我们站在一个空间的世界上,同一空间的机会多于历史的总和。

阶层下滑的门是打开的,阶层逆袭的门也是打开的。

我的电力系统老同学开始给孩子找电力口的饭碗。我说,难道我们清华的二代就这么没出息呀。其实,这是个双向选择的结果,但凡子女能坚持已见、追求自己理想的,父母都会让其放手一搏的。毕竟老一辈是这么拼过来的。

分享到:

用微信扫描二维码
分享至好友和朋友圈

 

新闻 军事 论坛 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