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当前位置:经济频道首页 > 正文

"乡水有毒"!关于河北渗坑不能不知的10个侧面

2017-04-21 11:50:04    中华网  参与评论()人
华北平原。乡间。一个又一个废水渗坑,层层叠套,像是大地溃烂的伤口。

"乡水有毒"!关于河北渗坑不能不知的10个侧面

根据媒体报道,在河北省廊坊市大城县和天津市静海区内,“潜藏”多处工业污水渗坑,最大一处面积达17万平米。4月19日,环保部会同河北省政府组成联合调查组,赶赴现场进行调查,并于当天下午确认廊坊市大城县渗坑污染问题基本属实,宣布挂牌督办。相关部门雷厉风行,中华网也梳理了10个“侧面”,供读者参考。

1、震惊、意外与习以为常

2017年3月21日,“两江环保”志愿者在河北做有关滹沱河流域环境调查项目。在距离两三公里左右的大城县,志愿者发现有一个巨大的水坑,呈红色。3月23日,志愿者向春从沧州坐高铁到北京开会,从高架桥上看到天津静海的废水渗坑。他向环保部门进行了举报,并表示,“发现这些渗坑纯属意外”。

专注工业污染防治的“重庆两江志愿服务发展中心”成立于2010年2月,旨在通过环境污染源的调查分析推动污染源治理和减排。志愿者们具有职业敏感性,因此这些废水渗坑没能逃过“法眼”。志愿者们面对这些水坑,可以说是震惊,但对附近村民来说,似乎已经习以为常。污染地附近的村民多是知道渗坑的存在,但是也不知道污水从哪里来,到哪里去。廊坊的一处渗坑前挂着“污水坑正在治理中”的提示牌,落款为当地镇人民政府。

2、环保部门迅速回应

第一封举报信发出后5天,4月19日,环保部做出回应,称已会同河北省政府组成联合调查组赶赴现场进行调查。从志愿者在媒体平台上发布消息,到环保部回应调查,时间未超24小时,速度之快,令志愿者都感到惊讶。环保部还对志愿者们表示感谢,并从志愿者处获得了相关调查图片和初步监测结果。

“两江环保”认为,地缘因素或是引起环保部门重视的原因之一。“两江环保”还表示:“环保部门知道我们是专业的机构,就更愿意听我们反映情况。专业机构还有很多优势,例如和媒体合作”。但“环保工作细水长流是常态,需要更多人参与”,“普通市民也要积极反映情况”。

3、当地政府计划拨出3848万治污

4月19日晚,大城县政府通过其官微发布《大城县人民政府关于南赵扶渗坑治理工作情况的说明》。该《说明》称,18日晚,已组织县环保、公安等部门对渗坑情况进行详细调查。

《说明》还称,2014年3月,大城县政府经过调查比较,选定龙淼公司对砖厂渗坑进行治理;选定碧水源公司对化肥厂渗坑进行治理。不过这两次治理都没有达到预期效果。砖厂渗坑第一次治理时间为2014年4月至当年7月,合同约定水治理后PH值6-9之间,色度≤50,无异味。乙方完成治理后,经该县环保局监测站验收合格,并出具了报告。但8月底水质出现反弹,到2015年11月又进行了第二次治理。2016年9月,水质再次出现反弹,南赵扶镇政府要求治理公司继续进行治理,该公司以各种理由拒不执行。

"乡水有毒"!关于河北渗坑不能不知的10个侧面

县化肥厂渗坑于2014年4月至当年7月,进行治理,合同约定,治理完成后,水质PH值达到6-9之间,色度≤50,无异味。由于技术等原因,第一次治理未达到要求。于2014年10月到2016年6月,南赵扶镇政府又分两次与碧水源公司签订《补充合同》,该公司均未达到治理要求。2016年9月,大城县政府将碧水源公司起诉至大城县人民法院。法院做出判决:一是解除南赵扶镇政府与碧水源公司签订的合同;二是碧水源公司赔偿南赵扶镇政府经济损失。

通过商业模式治理失败后,2016年底,大城县政府将上述两个渗坑治理工程列入2017年县政府重点工程,预算3848万元。

官方通报中还提到,位于大城县南赵扶镇的两渗坑,分别为原南赵扶砖厂渗坑和原化肥厂渗坑。渗坑污染系由旺村镇村民李某某叔侄将废酸倾倒进坑塘所致。2013年5月28日,大城县公安局对该案立案,已将犯罪嫌疑人抓获。

4、渗坑如何出现?

在缺少或不能以天然河流作为排水渠的北方,工业企业通过渗坑渗井方式排放大量污水时,如果未做充分的预先净化处理,则将使排污量远远超出土壤有限的降解能力,造成严重的水环境特别是地下水环境污染。更严重的在于,在华北的一些地方,除渗坑之外,更隐秘、危害也更大的是把污水排入打不出水的废弃深井,直接污染地下水。

根据“侠客岛”报道,廊坊市大城县和天津市静海区政府网站显示,大城县建有现代制造业工业园,静海区更拥有包括大邱庄工业区在内的多个产业园和工业园,两地也都同时建设有污水处理厂,虽然未必完全与工业园配套。也就是说,在渗坑形成的过程中,两地政府在工业污染治理方面,既可能存在集中整治不足,也可能存在点源监管不力的问题。

5、污染物来自哪里?

附近居民称这堆废渣于2015年底开始有人来倾倒,夏天尤其腥臭,无法开窗。村民猜测,可能是外地的用罐车运输到这里倾倒的。“两江环保”调查称,此前有环卫人员称,“这是化工废泥,去年有人半夜将废渣偷偷倾倒至此,后来环保局的人还来问过。”

“两江环保”志愿者向春初步得出结论,天津佟家庄村渗坑的废水是钢铁的酸洗废水,检测的PH试纸显示,渗坑内废水的PH值达到1,属于“强酸”,至于废水里是否具有腐蚀性,“这个暂时说不好”,这些废水的来源可能是佟家庄村附近的镀锌钢管厂。志愿者通过走访调查发现,佟家庄村附近有大量的酸洗厂,这跟渗坑的污水有很强的相关性。但不知道河北廊坊大城县渗坑的污水到底从何而来。大城县赵扶镇周边的产业主要是生产红木家具,跟污染不太匹配,无法判断污染源。

6、废水的严重危害

最大的渗坑里的废水大约有30万立方。水深虽然只有1到2米深,但之前的废水可能下渗。现在渗坑的水位线跟最开始的水位线相差大约有2米。天津静海县渗坑里的是酸洗废水,检测的PH试纸显示,渗坑内废水的PH值达到1。PH值达到1的酸水就达到最高值,属于“强酸”。 但从废水的成分来讲,PH值达到1的不同废水之间差距也很大,目前也不能确定渗坑里的废水有很强的腐蚀性。

"乡水有毒"!关于河北渗坑不能不知的10个侧面

已有十余年环保从业经验的向春说,这些渗坑会严重影响到地下水质,进而影响居民的生活用水。 向春称,由于存放时间长,有的渗坑已有锈红色废水渗出。相比周边土壤污染,地下水的污染更让向春不安:“土壤污染的横向影响不会太远,而地下水位是流动的,污染水会渗到地下,会造成大面积影响。”

“华北地区的饮水水源主要还是地下水。它不像重庆,假如长江被污染了,还有嘉陵江水应急。一旦华北地区的地下水被污染了,会极大影响居民的生活用水。”

7、渗坑的分布不止于此

2013年《燕赵都市报》即报道,河北省督查时就在大城县发现过4个巨大的“无主渗坑”,总面积超过20万平方米;当地网友留言称,此地被举报也不是一次两次了。河北廊坊最大的渗坑达17万平方米,不仅是举报信中提到河北、天津两地,石家庄、山东等华北地区均存在类似的土地污染情况。

8、相关法规

2015年1月1日正式实施的《环境保护法》修订案第四十二条、第六十三条明令禁止渗坑、渗井排污,违法者承担刑事责任。而根据环境保护相关法律法规,产生污染的工业企业,都应当配套相应的污染治理设施,使污染物排放符合环境标准。

如果中小企业缺乏自行处理污水的能力,或者分散处理成本较高,可以将中小企业搬迁入配备污水处理厂的工业园区,集中管理。

9、治污之难

法律法规就摆在那里,而废水渗坑也摆在这里,这就产生一个问题:治污到底有多难?每次遇到污染事件,总会伴随“治理态度不坚决”和“治理能力不足”的声音。诚然,在基层政府面临税收压力与财力有限的困局时,能够选择的余地很小,增加财政支出来治污,本身就是个伪命题。

与其亡羊补牢,不如未雨绸缪,最好的办法就是从一开始就拒绝污染企业。但地方经济发展中会遇到的错综复杂的利害关系,涉及到就业和稳定,必然有“隐形保护伞”和“既得利益共同体”的掣肘与钳制。为了逃避监管,甚至有的地方政府与企业联合起来伪造数据蒙混过关,这也并非什么秘密。治污之难,实际折射的是转型之困。

10、“乡水有毒”的考问

志愿者向春表示:“通报里没提到这个水质怎样,也没提到这个区位值调到合适的阶段,至于这个废水是怎么来的,是化工废水还是什么都没有说明。天津渗坑附近多是钢铁的酸洗废水,还没检测出其他的物质。但从大成县的通报来看,之前他们公布过这个事情,那环保方面的人肯定检测过水质,至今没公布数据,有没有做修复方案就不知道了。”向春说,希望在举报污染的同时,了解更多详细信息并尽快开始治理工作。

心愿是好的。但必须注意的事实是,从2013年渗坑曝光,4年之间,数十万平方米的污水面积依然丰盈,没有持续的外部注入和补充,很难解释这种现象。

“走在乡间的小路上,路边的渗坑是我同伴”。含有重金属污染物的毒水,污染的是乡间的土地,戕害的是未来的希望,阻断了“逃离北上广”的回乡之路。大城县的“毒水坑”,距离雄安新区不过50公里。如果说千年大计是一袭华美的袍,那么袍下隐藏的是什么?数年前,媒体聚焦的是腾格里沙漠遭工业污染,废水偷排,管道直插入沙地。而就在公众关注河北污水坑之时,又曝出苏州“墨汁河”距离阳澄湖仅2公里的新闻。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现在已经进入“环境还债期”。(完)

唐亮

(综合上游新闻、新华网、侠客岛等权威媒体资料)

分享到:

用微信扫描二维码
分享至好友和朋友圈

 

新闻 军事 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