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当前位置:经济频道首页 > 产经 > 正文

消失的A站:阿里入股只是传闻 股东们也不见踪影(4)

2018-02-11 11:22:24  经济观察报    参与评论()人

二次元崛起

与A站面临生死关头不同,二次元产业恰逢蓬勃发展期。在二次元文化渗透、用户数量增长的同时,深受美日韩二次元文化熏陶的90后、00后正逐渐成为经济社会的中坚力量,消费能力今非昔比。如果说漫画、动画等二次元文化载体只触达了小范围的人群,那电影《十万个冷笑话》、《大圣归来》不但让二次元文化扩大影响力,预期之外收获的高票房也让投资界看到中国原生二次元IP和二次元产业的潜力。

对于二次元用户的研究报告大多指出,二次元用户突出特征是“宅”,但不代表他们社交能力弱,二次元用户对于事物的忠诚度比较高,愿意花大量的时间在某一事物上,对圈子的归属感也比较强。这在AB站的发展过程中可见一斑。

A站的粉丝会亲昵地将A站称为“猴山”,喊出“AC在,爱一直在”,B站则有别称“逸国”(B站的创始人为徐逸)、“睿国”(B站的董事长)。可能有些人无法理解cosplay的乐趣,花费时间金钱把自己捯饬成一个动漫形象供人欣赏,但cosplay在二次元圈子中很受欢迎,扮演者们追求的不光是形像,还得神似。

在有些人的眼中,弹幕可能是降低观影体验的存在,但弹幕能增加二次元用户之间的联系和互动,弹幕文化哺育了AB站。用户粘性比较好对于二次元平台来说应该是好事,然而本身就比较动荡,还传出内斗丑闻的A站对于二次元用户来说,是令人操碎了心的“猴山”。

二次元用户喜欢“情怀”,但情怀不能当饭吃,二次元产业终究是要摸出清晰的商业模式来。曾以“不挣钱”形象立世的B站现在也加快了商业化的步伐。虽然不能跟普通的视频网站那样大肆卖广告,但能贩卖二次元周边。线下活动BML从2013年开始,连年举办,据称已经在2016年实现盈亏平衡;2014年推出了“新番承包”计划,向用户众筹资金补贴番剧的版权费;2016年推出“大会员”服务,虽然付费开通的方式引起用户的不满,被迫改为积分兑换和付费开通两种方式,但已经有意识地在培养用户的付费习惯;代理了手游,游戏联运或许会成B站变现的重要途径。

A站在2017年6月曾有过一次很大变现动作,开发布会宣布跟利欧数字达成了广告业务合作,当时A站CEO刘炎焱还称A站将探索游戏和会员。可惜的是,A站的会员还没开出来,A站就失联了。

在A站艰难摸索盈利模式的同时,其他的二次元平台正在发力。有妖气的副总裁张左峰向本报记者透露他加入有妖气后将平台业务从400万做到了4000万,2018年预计做到7000万,“能否达成,就看奥飞小伙伴了。”

二次元产业虽比以前喧闹,但一年至少要亏掉1个亿的A站,在自身访问量下降、其他二次元网络平台崛起的当下,还需要烧多少钱才能盈利呢?如果回答不好盈利的问题,或许A站的融资故事就讲不下去了。

分享到:

用微信扫描二维码
分享至好友和朋友圈

 

为您推荐:

新闻 军事 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