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经济频道首页 > 产经 > 正文

宰客风波后的雪乡:赵家大院拆了招牌悄悄接客(2)

2018-01-12 10:10:55    钱江晚报  参与评论()人

牌楼旁边的一个土堆上,竖着一个木牌,写着“住宿请鸣笛往里走”,并有指示箭头,木牌上方是一行小字:赵家大院。再往前走,一扇侧门前面立着一块刻着“赵家大院”的石碑,门上挂着“赵府”的木牌。

客房内有人住,记者谈价300元一晚

进到院子里,一间写着“食堂”的房间内,摆着六七张桌子,每张餐桌上都放着两碟咸菜,里面有两个男子,一高一矮,高个男子在忙着摆早餐,矮个男子低头看手机。屋内墙上张贴着雪乡房价、游玩项目的价格公示单。

钱报记者询问,当天是否有房间。高个男子连声说有,并带我们去看房。

客房登记台前挂着“今日房价”的公示牌:豪华套房895元,标准房480元,最便宜的普通房258元。

其中一间客房里面住着四五位客人,刚刚起床,她们自称是前一天晚上入住的,说这里暖气、洗澡水都可以,就是洗漱用品要自备。

负责房间管理的是一个中年女子,她说这里刚开业不久,自己也是刚来的。记者咨询两人间的房价,她走到门口,低声说300元。

“如果住在这一晚,我们可以免费接送到雪乡一趟,两晚就两趟。”高个男子表示。

那位矮个男子被高个男子称为房东,对我们的搭话保持一脸警惕:“啥意思?你们干什么?”

仔细询问我们是怎么来的之后,他态度略有缓和,表示这里到雪乡只有下午3点左右有一趟班车,其他时间点如果要过去,需要包车,车费是100元。

对于赵家大院已经接客的事,附近开店的几家老板都表示不知情。一位村民说,赵家大院的房东不是村子里的人,“(宰客)这事儿出来后,我们生意都受影响了,反正不光彩。”

记者随后在村里转悠时,偶遇一位身穿警察制服的人,他打招呼说,你们不去雪乡玩,到这里干嘛?来看赵家大院吗?然后手指着周边划了一圈说,这片本来也是搞旅游的,刚有点起色,因为赵家大院的事儿受影响了。

听记者说,赵家大院已经开始接待客人,他很惊讶,“不可能,不会营业的。”随后,他走到赵家大院门口,瞄了一眼停在那里的车辆,说,“老板的车在,人应该在的。我进去看看。”过了一会儿,他从里面出来,但否认赵家大院重新营业。

景区内大屏幕播告诫书,家家挂价格公示牌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