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当前位置:经济频道首页 > 产经 > 正文

发改委二次煤炭限价令背后:向合理区间回归

2017-06-30 09:10:44    经济观察网  参与评论()人

发改委二次煤炭“限价令”背后

经济观察网 记者李紫宸为稳住居高不下的煤炭价格,国家发改委在继去年四季度的“长协令”之后,于近日再次启动“限价令”。

6月26日,国家发改委副主任连维良主持召开煤矿产能核定工作专题会,神华、中煤、华能、华电、国电等央企均参加了会议。连维良提出,鼓励具备扩能条件的优质产能煤矿尽快开展生产能力核增和产能指标置换工作,尽快释放产能。

主管部门在授意释放优质产能的同时,对煤炭价格将再上一道紧箍咒。根据媒体的报道,在这次会上,主管部门要求,动力煤成交价格不得超过570元/吨的绿色空间上限。如超过上限,企业再有涨价行为,必须提前3-5天与国家发改委沟通,否则,发改委将约谈相关责任企业。而为保证协议价的履行,神华、中煤等煤炭龙头企业也将暂停现货煤炭的销售。

经济观察网获悉,截至目前,已经有神华、中煤相关客户收到暂停动力煤销售的通知。这一消息也得到了一位匿名行业协会人士的确认。该协会人士透露,所谓的神华、中煤暂停动力煤销售,指的是”暂时不再产生新的订单“。

汾渭能源价格中心主任曾浩向经济观察网分析说,此次发改委的限价令针对的是月度长协部分的煤炭交易。在此之前的2016年11月,多家煤、电央企在发改委的主导下,签署了煤价年度长协,将5500大卡动力煤的基础价定在了535元/吨。

对于主要煤炭企业来说,按其销售结构,有年度长协、月度长协和现货三个部分。曾浩介绍说,目前,主要煤炭企业的煤炭订单,以年度协议和月度协议价交易为主,年度长协和月度长协之外,按照市场价进行销售的现货,只占较小的比例。

眼下,市场的现货价格在近期出现明显的反弹,5500大卡动力煤的价格已经逼近600元大关,在这样的价格水平下,下游电厂处于盈亏的平衡点甚至是亏损。发改委如果不出手调控,对于整个电力行业的发展都将不利。而在占据交易大头的年度协议价和月度协议价都做了价格限制之后,煤炭市场的整体价格水平能够借此得到引导。

曾浩强调,至于煤电市场中的现货煤,其价格是由市场的供求关系以及其他诸多因素共同决定,不是行政命令能够管控的部分。

分享到:

用微信扫描二维码
分享至好友和朋友圈

 

新闻 军事 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