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经济频道首页 > 产经 > 正文

蓝顶商人柳传志

2017-03-21 09:34:18    FT中文网专栏作家  参与评论()人

1984年的一天,柳传志决定戒烟。和18年烟龄决裂,对大部分烟民来说都是大事儿。戒烟的定语通常是“第几次”,但柳传志32年后回忆,做了两个总结:“一辈子没抽过好烟,戒了就没有复吸过”。

当时的理由很简单,“办公司少不了交际,当时好烟五毛钱一盒,如果公司上下都这样的花销,钱花不起。”于是,柳传志为首的四位创始人带头戒烟。或许,和后面的困难和挑战比起来,戒烟是他创业生涯最简单的“自我牺牲”。

同年的10月17日,另一件大事发生,这件事改变了柳传志的一生。一个空空荡荡,满是灰尘的屋子里,联想历史上 “小平房会议”召开了。这一天是联想创始团队召开第一次全体会议,会议的第一个议程是搬运桌椅和打扫卫生。那时还没有专门的办公位,三个长条凳上坐着公司的全体员工。新的开始,这些“下海”的人的内心中充满紧张和焦虑。

“改革开放前,特别想做事不可得,极度苦闷,有机会很想试试自己到底有多大本事。”这是柳传志创业之初最朴素的想法。与此同时,看到科学院无数研究论文束之高阁,没有变成产品推动社会生产力,他希望能够通过办企业,去尝试“高科技产业化”这条路在中国到底能否走得通。正是基于这样的“冲动”, 当中科院院长周光召提出科研院所改革的“一院两制”后,他内心就开始躁动。那是一个拼搏的时代,柳传志描述说:“我们一家6口人住在一个十几平米的小房子里,和老婆比着工作到11点多,有一次得阑尾炎住院一周得以休息感觉像进了天堂一样。”

柳传志参与创立的公司当时叫“中国科学院计算科技研究所新技术发展公司”,后来才更名为联想。据说当时大家讨论公司名字的时候,每个人都认为“中国科学院”“、“计算技术研究所”都是必须和必要放在公司名字里的,因为那是金字招牌。而“新技术”是他们真正想做的事情,所以多种需求结合在一起形成了这样一个冗长的名字才承载了所有人的安全感和期待。

就这样,40岁的柳传志当上了生意人,卖旱冰鞋、卖服装,试图找到每一个可以赚钱的东西为他们的“新技术”事业做积累,改革的波涛推动着他们开启了波澜壮阔的旅程。

从今天的视角看30多年前的那个不经意的起点,我们不由得习惯性的赋予意义,因为联想一直是个传奇。本文基于周掌柜及团队对联想发展历史文献的深度阅读,对联想在职和非在职员工的访谈,以及对柳传志本人以及身边同事、朋友的交流,力求呈现观察柳传志的三个全新的视角:其一,复杂角色中的质朴人格;其二,业务演进中的战略进化;其三,作为“粘合者”的历史定位。

“粘合者”,代表这个时代最容易被忽略的体制内改革者群体,他们的丰富与多维无法简单用财富多少去评价,但他们给这个被变革撕裂的社会更多温暖。他们没有红色顶子的权力,却要承担同样的责任和重量,没有蓝海中弄潮儿的自由,却要带着镣铐参与竞争。他们的顶子,拥有蓝色的平民色彩。

这里将记录柳传志以及背后这个“蓝顶商人”群体的奋斗与收获。

海洋之心

了解一个人,最好的方法是从他的童年谈起,当然,包括了解他的家人。柳传志前身边工作人员在访谈中提醒笔者研究柳的家庭背景,他认为“幸福感”是柳内心底层的追求。

12345678››下一页余下全文 全文
分享到:

用微信扫描二维码
分享至好友和朋友圈

精彩高清图推荐:

 

新闻 军事 论坛 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