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当前位置:经济频道首页 > 国内经济新闻 > 正文

东莞流水线上消失的工人去哪儿了?新经济提供新就业(3)

2017-11-14 09:57:10    证券时报  参与评论()人

同一批离开工厂的同事里,有少数同事自己创业开工厂,但随着市场对品质需求的不断提升,一台品质控制的机器动辄就要上百万,这是普通企业所难以承受的,在这个行业里生存并不容易,而一些大的企业,尤其是上市行业龙头企业的存在,更是挤压了这些小公司的生存空间。

朱冬开目前所服务的公司是东莞神州行汽车公司,给员工提供两种合作方式:一是员工每个月交4000元钱的费用,在公司租赁汽车,公司组织办理网约车的运营牌照;二是员工交3万元到5万元的首付,然后每个月交4000元左右的费用使用公司网约车运营权,3年后汽车归员工所有。除了神州行汽车公司外,东莞源丰汽车等其余4家公司也都采用类似的方法与员工合作。

在已经有了一辆汽车的情况下,考虑到第一种方式的情况下自己不用买保险,朱冬开选择了第一种合作方式。

深圳市内交通便利,再加上出租车行业较为发达,网约车的盈利空间并不大,东莞相对落后的公共交通系统,反而给开网约车的师傅提供了新的机会。

由于目前是全职开网约车,为了多赚点钱,朱冬开以每月500元的价格在东莞租了房,每天早上6点钟起床后开始工作,每天大概会工作10到12个小时。每个月的流水大概有2万多元,加上奖励等,每个月到手大概有1万多元工资。再加上老婆的工资收入,朱冬开家庭月收入在2万元左右,足以应付日常的开销。

除了进入网约车行业外,快递行业也是工厂里出来的工人主要去向之一。

2013年从一家手机面板厂出来后,1994年出生的陈凤一开始在顺丰做快递员,目前在一家送餐公司做业务员。

据陈凤介绍称,在之前的手机面板厂,他需要每天上班12个小时,而需要上满30天后才能领到4000元的工资,虽然公司提供社保和失业保险等,但重复和枯燥的生活,还是让他选择离开。

他所在的东莞东城区主山片区,每送一单快递可以收入7元,每个月的收入在6000元左右,相比起以前工厂枯燥单调的工作,目前送餐的工资高、自由、接触的人多,成为了他选择的主要理由之一。

同样从事送餐业务的还有黄天武,这个1998年出生在东莞市长安区的年轻人,进入工厂不到一个月就从姨夫开办的五金加工厂仓惶离开。

黄天武谈到逃离的原因,是五金工厂对于产品的精密度要求很高,而他所负责的业务产品的合格率较低,返工率很高,在工作的过程中,想要上厕所都要报告组长,让他感到很压抑。

分享到:

用微信扫描二维码
分享至好友和朋友圈

 

为您推荐:

新闻 军事 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