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当前位置:经济频道首页 > 国内经济新闻 > 正文

中国生活垃圾年产量超过四亿吨 垃圾分类势在必行

2017-09-18 15:16:02    中宏网  参与评论()人

中宏网9月18日综合报道 “我国人口众多,是垃圾产生大国,根据住建部发布的城市垃圾统计数据,每年,我国城市垃圾产生量已经大于两亿吨;还有1500多个县城产生了接近0.7亿吨的垃圾;至于村镇垃圾方面,由于村镇数量太分散,暂无准确统计数据。总体来看,我国生活垃圾产生量在四亿吨以上。”清华大学环境学院教授、固体废物处理与环境安全教育部重点实验室副主任刘建国在近日召开的2017(第五届)城市垃圾热点论坛上指出。  中国的垃圾,到底有多少?《人民日报》关于垃圾产量的报道指出,北京日产垃圾1.84万吨,如果用装载量为2.5吨的卡车来运输,长度接近50公里,能够排满三环路一圈;上海每天生活垃圾清运量高达2万吨,每16天的生活垃圾就可以堆出一幢金茂大厦;广州每天产生的生活垃圾多达1.8万吨。  然而,这只是增量,中国城市生活垃圾堆存量已经超过80亿吨,而因垃圾造成的资源损失价值超过200亿元。  垃圾不断增多,让中国城市的垃圾处理能力不堪重负。以北京为例,2015年垃圾处理量每天缺口1.8万吨。《 中国统计年鉴2016》显示,2015年,中国城市生活垃圾清运量为19141.9万吨,无害化处理量18013万吨。  这意味着,仅2015年一年,就有1000余万吨垃圾没有得到及时处理。这1000万吨,也只是清运而没有处理的垃圾,加上根本就没有被清运的垃圾,每年未被处理的垃圾,恐怕是一个天文数字。  同济大学环境与可持续发展学院教授杜欢政指出,对垃圾“一锅烩”,就无法做到垃圾处理的减量化、无害化和资源化。因此,垃圾分类是解决垃圾围城问题的核心环节,是在对垃圾进行无害化处置基础上实现资源化处理的关键。  垃圾分类的具体作用主要体现在两点,一是降低垃圾处理成本。比如,把易腐烂的有机物混在废纸中,造纸厂就无法利用这种“脏纸”来生产干净的再生纸,必须上马价格昂贵的清洗设备。二是解决臭味问题。垃圾不分类,让干湿垃圾混在一起,肯定会发酵并散发出恶臭味,对居民的生活环境造成影响。  对于垃圾分类,不少城市居民都有过类似体验。中国鼓励和试行垃圾分类多年,但似乎总是难逃“烂尾工程”“无疾而终”之痛。有人形容,垃圾分类“理想很丰满,现实很骨感”。专家认为,生活垃圾分类绝非动动手那么简单,还需要从回收、处理到利用的系统配合。  上半年,国家发改委、住建部《生活垃圾分类制度实施方案》发布(下称《方案》),要求在全国46个城市先行实施生活垃圾强制分类,2020年底生活垃圾回收利用率达35%以上。  从鼓励到强制,这一次,中国对推进垃圾分类动了真格。  《方案》提出,在直辖市、省会城市、计划单列市以及第一批生活垃圾分类示范城市的城区范围内先行实施生活垃圾强制分类。46个城市的党政机关,学校、科研、文化、出版、广播电视等事业单位,协会、学会、联合会等社团组织,车站、机场、码头、体育场馆、演出场馆等公共场所管理单位及宾馆、饭店、购物中心、超市、农贸市场、商铺、商用写字楼等企业负责对其产生的生活垃圾进行强制分类。  生活垃圾强制分类为何从城市开始,并从机关单位、公共场所以及宾馆饭店等入手?有专家认为,作为一项系统工程,垃圾分类需要循序渐进。从更具有可操作性的主体做突破口,能够起到很好的示范效应,从而引导居民养成主动分类的习惯。  在北京市政府参事、北京市人大代表王维平看来,《方案》的发布适逢其时。“作为全球第二大经济体,中国推进生活垃圾强制分类,树立了良好的国际形象。除了控制碳排放、治理大气污染,中国也在大力解决困扰城乡的垃圾问题,提高全民环境素养。”  《方案》提出,实施生活垃圾强制分类的城市要结合本地实际,于今年年底前制定出台办法,细化垃圾分类类别、品种、投放、收运、处置等方面要求。其中,必须将有害垃圾作为强制分类的类别之一,再选择确定易腐垃圾、可回收物等强制分类的类别。  中国城市建设研究院总工程师徐海云认为,3类垃圾分类收集与国际上先进的国家基本一致,但中国垃圾分类的首要问题是要做好衔接:可回收物分类与再生资源回收的衔接;有害垃圾分类与危废处理的衔接;易腐或厨余垃圾分类与生物质资源化利用的衔接。  垃圾分类的目的何在?王维平认为,一是便于分别处理,可燃垃圾送焚烧厂、可堆肥的垃圾送堆肥厂、垃圾内的无机物进行填埋等;二是便于分别回收利用,例如制作再生纸、再生金属、再生塑料等,这需要背后的产业支持。通过垃圾处理和回收利用,最终实现《国家固体废物污染环境防治法》所规定的垃圾减量化、资源化。  垃圾分类同样可有效降低社会管理成本。3月份,由中国人民大学发布的《北京市城市生活垃圾焚烧社会成本评估报告》显示,如果实施从收集到运输、焚烧全过程严格分类,实现厨余单独处理、可回收物回收利用,北京的生活垃圾管理社会成本可从2015年的42.2亿元人民币降至15.3亿元,降低64%。  中国人民大学环境学院教授宋国君认为,应坚定地实施强制源头分类政策,遵循污染者付费原则、生产者延伸责任制,激励污染者减少废弃物产出,同时用资源回收收入弥补垃圾管理社会成本。(完)

 

实时热点

  • 排名
  • 关键词
  • 搜索指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