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当前位置:经济频道首页 > 消费 > 正文

“网红”脏脏包别成“掉渣饼”

2018-02-05 10:03:01    北京日报  参与评论()人

“看第一眼,还以为是放了红糖芝麻酱的花卷。”“吃个面包,脸都脏成了花瓜。”不经意间,脏脏包走红朋友圈。限购、排队、代购、晒朋友圈,围绕着这款新“网红”食品,涌现出一波又一波的话题。

不过,“网红”又往往陷入短命怪圈。红极一时的脏脏包,会像十多年前的掉渣饼那样,仅是昙花一现吗?

好吃有趣:脏脏包迅速蹿红

午后一点多,在三里屯太古里一处面包店,三四十名慕名而来的“吃货”在店内排起长长的队伍,就等着两点时脏脏包出炉。“等会儿吃完,拍一张大花猫脸发朋友圈。”一位年轻消费者说着,言语中颇多期待。

店内服务员说,脏脏包一天就出炉4次,分别在10点、12点、14点和17点,卖完就没了。店内公告还提示消费者,“为了让更多顾客吃到脏脏包,每人限购两个。”

“脏脏包”其实就是一种巧克力可颂面包,之所以有脏脏包之名,主要是因为吃完之后,手上和嘴上都会沾上巧克力,看起来显得“脏脏的”。一家面包店经理认为,这也正是脏脏包的吸引人之处,巧克力很甜,吃起来让人产生愉悦感,吃过之后,牙齿是黑的,脸也变“脏”。这种趣味性的体验,让脏脏包风靡网络,成为一款“网红”面包。

从去年的喜茶、丧茶,到如今的脏脏包,最近一年间,已涌现出数款堪称现象级的“网红”品牌。为尝一尝“网红”美食,消费者甚至不惜排队几个小时,这样的场景已不新鲜。在营销专家李志起看来,这说明当下年轻的消费群体,对个性化品牌商品越来越感兴趣。

  市场跟风:“网红”面包滥大街

一位业内人士告诉记者,如果按生产能力算,三里屯那家脏脏包店,每天生产800到1000个应该没问题,只不过商家现在限量又限购,这很明显是一种饥饿营销的伎俩。这种刺激,令消费者更加趋之若鹜。“一个脏脏包26元,可能赚不到什么钱,但关键是这么多人免费做广告,形成客流黑洞,把周围的客流都吸光了。”

“凑热闹,排长队,一个小时终于等到了购买资格。”文女士带着女儿去富力广场一家店排队买脏脏包,但到头来,感觉并没有网上说的那么美味,而且价格也不便宜。

分享到:

用微信扫描二维码
分享至好友和朋友圈

 

为您推荐:

新闻 军事 娱乐